欧冠

历史的尘埃 第三十章 战场 看热闹的人们

2020-01-16 13:33: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历史的尘埃 第三十章 战场 看热闹的人们

布拉卡达的市政厅现在已经改做了桑德斯将军的指挥所。现在将军正在其中一间小屋内发愣。

屋里充满着血腥和腐烂的臭味,上百只苍蝇在狭小的空间里左冲右突。屋中央摆放着三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尸体上的血已经凝成了黑色,暴露在外的筋肉已经萎缩,和黑色的血污一起干巴巴地扭曲在一起,有些地方可以看见内脏,在高原空气下干燥了的内脏外表看起来像是皮革,骨骼零碎地突出体表。只有一具尸体的头部是完好的,还能清晰地看到临死的表情,但是身体已经不成形状了,有苍蝇正往他张大了被黑色血污嘴凝住的和鼻孔里钻。另外一具的半边脸已经被压扁了,眼球还拖在眼眶旁干得像脱水了的葡萄,还有一具身体没什么伤害,但只剩下了下半个头,或者说下半个嘴巴,上面的部分被整齐地砍去。

至今为止,虽然关于那个欧福城的情况已经从各个渠道来的消息了解得差不多了,但是始终还没有任何关于兽人部队的详细情况。他们是如何组成的什么样的部队?使用什么样的武器?战斗力如何?这些都不清楚。而那只见鬼的巨大怪物也好象在荒野中消失了,总不会是被那些兽人们消灭了吧。将军绝不相信这一点。

十天前,将军发现有一小队兽人在荒地中出没的痕迹。于是就立刻下令一队一百人的精英士兵去抓几个俘虏回来严加拷问,但是这一百士兵一去就完全泥牛入海般全没了音讯,前几天再派出了人去寻找,结果只拖了这三具尸体回来。

这些莫名其妙的尸体正让将军大为光火心情烦躁的时候今天早上又传来消息,损失数百名魔法师的巨大在纳格司神官死无对证的情况下已经转移到他的头上来了,朝廷中已经在商量换帅的人选。

将军狂怒,差点想举兵杀回王都将埃尔尼家族那一帮政客宰个精光。但是这些无疑都是不行的,他是臣子,不能违抗君命,何况圣骑士团的存在就是为了防止这种事情发生。

正在这个时候,有士兵进来战战兢兢地报告,魔法学院派来的新神官到了。

并没有接到过任何军方的通知,毫无疑问这又是那些政客派来的手下。

“把那混蛋给我拖出去砍了。不对.......”将军盛怒之下顺口吼出,但是立刻记起那并不是手下,按照规矩来说他还必须要出营去亲自迎接,不过依现在的心情这种礼数自然是无法执行的了,他吼了一声:“叫他来这里见我。”

在市政厅的大厅中将军见到了这个新来的神官。

“你就是新来的神官?”将军想直接就想用狮子般的声音和眼神把面前这个年轻人先吓个半死。“怎么没见你带随从。”

“因为好象没有规定必须要带随从。”新神官完全没有对将军的威严有什么反应,从容不迫地从怀中拿出东西来。“这里是魔法学院的任命文书,还有证件,信物。”

将军凌厉的眼光在这个年轻人身上仔仔细细地扫一遍。和他预料中的并不一样,这个年轻人满是风尘的脸上没有神职人员的肃穆,举止也没有军人的规矩和刚健,但是自若的神情和和隐伏于神官的装扮下的某些气息却让将军隐约有些奇怪的感觉。

但是早已经计划好了的,将军仍然决定给他一个下马威。

“神官大人在魔法学院进修这么多年,一定知识渊博,见识不凡了。”将军问。

“不,没有.....”

又是个花天酒地管了的纨绔子弟绣花枕头。看着神官大人有点失措的表情,将军的眼角跳了跳,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犬齿都比平时尖了很多,好象一口就可以把这个废物咬死。

将军冷哼挥了挥手说:“请跟我过来,我想请教你一些问题。”将军带领着这个神官来到了那间放置尸体的屋子,指着那些尸体说。“这是被那些兽人杀死的士兵,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也完全没见过兽人士兵们究竟是怎样作战,战斗力究竟如何。我想请神官大人用您广博的知识,从这些尸体上为我们找出些蛛丝马迹来。”

在第一次见到战场上的尸体的人绝对会吓得屁滚尿流。必须先把这种一直在养尊处优的废物完全地镇住,让他知道战争并不是书本上记载的资料,不是政客们的游戏,更不是年轻人梦想中获取光荣和前途的赌场。这样他才不敢像之前的那个混蛋一样胡来。

神官的脸色变了,看着这三具尸体发呆,很用力地皱起了眉头。

将军得意地笑了笑,他等着看这个新任神官呕吐或者小便失禁软倒的样子。

但是这个神官叹了口气,开始上前仔细查看起来,甚至还动手翻动着尸体。

“这尸体的肋骨完全往里面挤压,尸体上还有很严重的凹痕,这是被一个巨大的爪子抓死的.....好象是双足飞龙.....你把士兵派进蜥蜴沼泽里去了?”新来的神官大人淡淡地问。

将军目瞪口呆。那具尸体就是他一直分辨不出到底死于什么武器下的。

“没有。”不知不觉将军的气势已经消减了一大半。“这是十天前派出的部队。据探马回报荒地上有一小支兽人的侦察部队,所以我派出部队,想把他们抓住......这里离蜥蜴沼泽还很远,绝不会有双足飞龙出没的。”

“是就是那些兽人们自己驯养的双足飞龙了。”神官说。

“不可能,从没人驯养过这种怪物,更别说是兽人了”将军认为这小子完全在胡说。

“蜥蜴人可以从沼泽里偷出蛋来,就像我们驯养猎犬一样从小驯养。他们既然有能力建立一个城市,自然也有能力干这样的事。”神官大人的语气肯定无比,好象是他亲眼所见一样。

听起来好象也很有道理。将军无话可说,只好听着。

新神官继续翻看着尸体,好象屠夫翻看猪肉一样随便,继续说着让将军瞠目结舌的推断:“这个是被狼人杀死的。从尸体的伤口来看,都是被很大重型的武器击打至死的,应该是流星锤或者狼牙棒之类的,你看,这里还有尖刺拖拽过的痕迹。既然只是兽人的侦察部队,里面应该不会有食人魔那样大型笨重的家伙,那么能够使用这种武器的就一定是狼人了。这个身上没什么其他伤痕,只是头被一下干净利落地砍掉了一半,应该是蜥蜴人,它们才有这样的敏捷和力量。”

将军听着,所有的气焰已经完全都被惊愕取代了。连他本人也只看得出是什么武器造成的伤害,其他的就完全不知道了。

“既然他们有双足飞龙这么方便的侦察工具,很容易就可以从天上观察到情况,哪里有必要再派遣什么侦察部队。这一小队兽人应该是前来试探我军的态度而已。而我军主动向他们进攻,他们自然也不想被我们抓住,于是只有还击了。装备齐全的兽人的战斗力绝不是普通士兵可以抗衡的。”神官把眼光从尸体上移到将军身上,淡淡地说。“你不应该贸然派出部队的。”

将军楞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点头用泄气的声音说:“好了,请神官大人先去处理你自己的事情,军务上的我自己会处理。”泄气和窝囊后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敬意,他又点了点头。“谢谢你的指点。”

阿萨走出市政厅,长叹一口气,想把那融进身体里面的尸臭吹出去。

布拉卡达原本生机勃勃的街道上依然人来人往,不过已经全是持刀提枪的士兵们了。那些很有创意的旅馆已经全部堆满了武器和粮草。整个城市弥漫的全是萧杀之意。

按照罗尼斯主教的说法,这满街的人的命有可能就在自己的手上,只要一想到这点,他就觉得累。

夕阳把云彩染得通红一样,鼻间仿佛还是旋绕着尸体的臭味,这血一样的晚霞看起来分外地不祥。

一只猫头鹰停在旁边的树上楞楞地看着他。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维德妮娜吃惊地看着水晶球中的影像。

“那是罗尼斯派遣到那里去的神官小子。我还奇怪他从哪里莫名其妙地找出个人来,原来就是你说的那人啊。”一个死灵法师看着水晶球说。

维德妮娜和四个死灵法师围着一张精致典雅的大圆桌坐在一起,虽然入坐的人还不到位置的一半,但是这已经是死灵公会少有的大场面了。平时公会的成员们都在四处做着各自的事情,他们在各个地方也有着属于自己的身份和各自的生活方式,只有在偶尔的会议和活动才会聚集到一些人。

“这就是掉进太阳井里面的小子吗?”“精灵族正在四处通缉他呢。看样子他还偷了世界树之叶跑出来。这事情可有趣了。”其他三个死灵法师议论着。

那个认识阿萨的死灵法师对维德妮娜说:“听说你拿世界树之叶去制造了一个真正的黑暗之龙,不过最后又被别人摧毁了,连世界树之叶也被抢了去。真的吗?你可真是舍得啊。拿回来大家好好研究一下说不定都可以用来造几件宝物了。”

“我做什么是我的自由。”维德妮娜冷冷地说。

“女人真是喜欢奢侈的动物。”死灵法师居然不失幽默感地看着维德妮娜笑了笑。“即使已经不是动物,却还是那么浪费。呵呵,对不起,只是个玩笑。虽然罗尼斯老头想平息这场战乱,但是我们可不想让他这样,毕竟很久都没什么象样的战争了,血腥和尸臭都快从大陆的空气里绝迹了。我们都等着看热闹呢。不过可再不能像这位女士这么奢侈了,用些节约而有效率的办法吧。”他转向另外一个死灵法师。“喂,把你刚研究好的那些石像鬼借我用用。”

运城市中医医院怎么样
上虞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广西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临沂妇科医院
癫痫病医院雅安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