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78章

2020-01-16 21:11: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78章

蓝·会所,这是一家位于市中心繁华地段的高档会所。

林虹坐在会所五楼的一个VIP包厢里,包厢里除了林虹再无别人,不时的抬手看了看时间,林虹坐了一会便坐不住,走到窗前,居高临下往下看着,注视着来来往往的车子。

当拿在手上的响了起来时,林虹神色一喜,目不转睛的盯着楼下,一边赶紧接起,“陈市长,您来了?”

“嗯,我到了,你在哪个包厢?”刚刚到蓝·会所的陈兴此时仍然在车里。

“陈市长您在下面稍等,我下去接您。”林虹脸带喜色的压下,人已经往外走去。

两三分钟的功夫,林虹就到了停车场,看着陈兴从车上下来,林虹脸上的笑容格外灿烂,“陈市长能来,我真是再高兴不过。”

陈兴点了点头,不动声色的看了林虹一眼,心里亦有些期待,今天林虹再次叫他过来,陈兴琢磨着林虹已经下定了决心。

“陈市长,走这边。”见陈兴要朝会所正门走去,林虹赶紧上前一步,指着另一个方向。

陈兴疑惑的看了林虹一眼,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跟着林虹的脚步走,林虹边走边笑着解释,“从正门进去,人太多,有些怕是还认得陈市长您,后边还有一个门,平常没什么人走,走后边好点。”

陈兴不可置否的笑了一下,林虹不想让别人看到,陈兴也乐得如此。

两人到了会所的五楼,林虹请陈兴进了刚才自己所在包厢,笑着请陈兴坐下,林虹给陈兴倒了杯水,瞟了陈兴一眼,笑眯眯道,“陈市长觉得我这个会所怎么样?”

“哦,这会所是林小姐的产业?”陈兴惊讶的看了看林虹,刚才虽然只是粗略看了一下,但也能看出这会所装饰得很是豪华。

“不错,这会所是我的产业,加上海边的那家餐厅,这两处地方是我仅有的实体产业了。”林虹笑着点头,“说来好笑,这家会所是我投入精力最多的,也耗费了我很多心血,前前后后投入了不下一亿了,基本上把我的钱都投进去了,反倒海边那家餐厅只是投入了千万不到,本来还希望这家会所能赚大钱呢,结果一年下来的盈利还比不上海边那家餐厅呢。”

“我看林小姐这会所走的应该是高端路线吧?”陈兴笑着说了一句。

“算是吧,只能说是走中高端路线,瞄准的是南州市的高收入群体还有富豪阶层。”林虹无奈的摇了摇头,“一开始对顾客群体的定位不准确,导致了会所的经营不成功,现在勉强能维持个收支平衡吧,赚钱是不敢奢望了。”

“相信以林小姐的能力,这会所早晚能让林小姐做活的。”陈兴淡然道。

“希望能借陈市长您吉言吧。”林虹笑着耸了耸肩,其实她现在对于这家会所能不能赚钱倒也无所谓了,如今会所成了她整合人脉资源的工具,这也算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两人的几句闲话无疑让气氛轻松了许多,而陈兴看到的更是林虹的坦诚,林虹状似闲聊一样的跟他聊这会所,并且一点也不隐瞒的跟他说这会所是她的产业,陈兴可以感觉到,林虹此举是在向他释放一个善意的、真诚的信号,上一次碰面的不愉快,以及林虹给他造成的不信任感,林虹在今天碰面之初,显然是想做一些弥补。

“陈市长,上一次的事,我今天在这里真诚的向您道歉,是我做的不对。”林虹原本还带着笑容的脸上突然神色一正,向陈兴认真的道歉起来。

“过去的事就不用再提了,我看的是现在和以后,我还是那句老话,希望林小姐拿出足够的诚意,也不要再使些让人不愉快的小手段。”陈兴瞥了林虹一眼。

“当然不会,陈市长要是不放心这里是我的地盘,要不要在房间里仔细搜一搜?当然,我这随身携带的包也让陈市长您随便搜。”林虹说着,脸上浮现了一丝妩媚,“上次陈市长您可是在我身上搜了好几下,怎样?我的身材还让陈市长满意吧?陈市长这次要是再担心我又把录音笔放身上的话,我人在这里,也任陈市长您随便搜哦,要是需要脱衣服的话,我也会配合的,一切只求陈市长您放心。”

“林小姐,你如果不是来找我谈正事的,那我可就告辞了。”陈兴神色淡然,对于林虹言语间的挑逗丝毫不为所动。

“好,好,陈市长您别生气,咱们这就谈正事。”林虹娇媚的白了陈兴一眼,暗骂陈兴不解风情,心里又微微有些气馁,身材和容貌一向是她十分自傲的本钱,就连张青阳看到她都会在不经意流露出一丝欲望,要不是因为她是李浩成的女人,张青阳这才格外收敛,一向表现得中规中矩,她说不定早被张青阳给那啥了,至于郑光福,那就更不用多说,林虹好几次挑逗对方,郑光福都把持不住,两人差点就真刀真枪的见真章了,倒是郑光福胆子比张青阳大很多,起码敢在她身上占些便宜。

“我的时间有限,林小姐这次要是不拿出足够的诚意,下次再约的话,我就不见得有时间了。”陈兴看了林虹一眼,这话不无威胁之意,他希望林虹拿出点货真价实的东西来。

“好,那我也不多说废话。”林虹神色一敛,人也严肃了几分,从身旁的包里拿出了一张光盘和一支录音笔放到了陈兴面前的桌子上,“陈市长,这是我先拿出来的诚意,两样东西你可以拿回去,然后再看看我这次有没有诚意。”

“是嘛。”陈兴目光落在那装着光盘的盒子还有录音笔,并没有表现得迫不及待。

“陈市长,这次再找您过来,我是诚意十足的想跟陈市长您合作的,要不然也不会拿出这两样东西。”林虹认真的看着陈兴,“我可以告诉陈市长您,这两样东西都是张青阳和郑光福私底下的一些肮脏交易,陈市长也别以为我跟张青阳和郑光福来往密切,想得到这些东西很容易,说句不怕陈市长您见笑的话,我也是冒着很大的风险才有这些东西的。”

“这我倒是相信。”陈兴点了点头,这次倒没有质疑林虹的话,录音或许容易些,但那监控视频可就难了,也就林虹跟张青阳和郑光福都熟悉,两人对她也没什么提防心,林虹才能做到,但即便是如此,也是有一些风险的。

“好,陈市长您相信就好,我只希望以后的合作中,陈市长您也能拿出诚意,我的要求就是之前提的,郑光福倒了之后,我要他名下的娱乐城。”林虹盯着陈兴道。

“林小姐有诚意,我自然也会有诚意,只要中途没有什么意外就好。”陈兴话中有话,提前为自己留下一个后路。

“陈市长这话是什么意思?”林虹疑惑的看了陈兴一眼,眉头微皱。

“没什么意思。”陈兴看了看林虹,道,“林小姐,卢成龙那件事是你做的吧?”

“我不明白陈市长您的话,卢成龙被不明人士袭击,跟我有什么关系?”林虹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很快又恢复正常。

“好吧,林小姐不承认我也没办法,不过以后林小姐要是被人调查到头上,可别来找我求助。”陈兴笑道。

“那当然,不是我做的,我一点都不担心。”林虹笑着点头,有些揣摩不透陈兴的意思,林虹心里一片警惕,断然不肯承认这事。

“这两样东西我拿走了。”陈兴伸手从桌上抓起那张光盘和录音笔,脸上也有些期待,他希望这次会是一个突破口。

“陈市长当然可以拿走,不过现在轮到我来说之前陈市长您挂在嘴上的那句话了,陈市长要是没有拿出足够的诚意,我这手头上剩下的一些证据可不会拿出来,后面的证据才是更重要的。”林虹笑着同陈兴对视着,她也不怕跟陈兴挑明自己手上还有更重要的证据。

两人对视了一会,陈兴先移开目光,他对于林虹的要求并不是没有想过,但觉得并不现实,只是他不想跟林虹直截了当的如此说而已,他还需要林虹手上的东西。

从会所出来,拿着手上的光盘和录音,陈兴在车上并没有急着听,直至回到办公室里后才将录音笔播放了一遍,里面是郑光福和张青阳的一段对话,对话里的内容是郑光福手下一个颇为重要的人物涉及到一起人命案,郑光福出面请张青阳摆平,录音很短,到了这里之后就没了,听不到两人对话的结果,从那听起来并不算特别清晰的音质,隐约可以听出这录音笔里的这一段内容应该是二次录音,很显然,林虹将后面的关键内容给弄掉了。

皱着眉头寻思着,陈兴考虑着林虹的诉求,林虹这次是拿出了一点诚意了,但对方明显也不傻,将关键证据留在手上,拿出来的可以说是诚意,但也能说是在钓他的胃口。

门外的敲门声打断了陈兴的思绪,陈兴喊了声进来,已经接替邓青铭担任他新秘书的黄江华走了进来,“陈市长,环保局的曾局长找您。”

“嗯,让他进来。”陈兴点了点头。

很快,曾平走了进来,陈兴从办公桌后面走了出来,抬手示意曾平坐下,陈兴也在沙发上坐下,转头看着曾平,知道曾平没事不会过来,陈兴也等着对方说话。

“陈市长,刚刚我们局里的人才从石化产业区回来,下面的人汇报说东成化工并没有停业整顿,他们今天依然在进行正常生产,上午我们局里的人是过去监督的,没想到东成化工的人并不买账。”曾平向陈兴汇报道。

“环保局有执法权,你们没有强制对方停业整顿吗?”陈兴皱了皱眉头。

“有啊,我们局里的人当场要他们停止生产,但反倒被他们公司的保安给赶了出来,对方甚至要组织工人跟我们局里的执法人员对抗,我们局里的人生怕事态扩大,只能无奈的撤回来。”曾平苦笑着摇了摇头,对这个结果,他也有些意外。

“在这期间,石化产业区管委会的人都没有出面吗?”陈兴脸色已然有些难看起来。

“没有,石化产业区管委会的人没有出现,倒好像是消失了一般,对此也不闻不问。”曾平实话实说,他也不想刻意给石化产业区管委会的领导上眼药,但实情就是如此,曾平其实能理解产业区的领导为了维护企业的利益作出这种选择,官员的利益心态在作祟,而且这里面恐怕也有南港区区委区政府的纵容和默认,至于再后面是不是还有更高层次的人物做了什么暗示,那就不是曾平敢胡乱猜测的了。

“有些人还真的是一点都不把老百姓的身家性命放在心上了。”陈兴冷笑了一声,听到曾平的回答,他也不用想也都知道产业区管委会的人在这里面肯定也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要不然东成化工也不至于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视环保局为无物。

“石化产业区里的企业不少都是咱们市里的利税大户,产业区管委会的领导有一些功利心态也并非不能理解。”曾平说了句客观的公道话。

“不管是什么样的心态,都不能不把老百姓不当人。”陈兴怒斥出声,他的愤怒并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对产业区管委会包括南港区政府的不作为和包庇纵容感到真真切切的愤怒,特别是昨天下午他才当场指示要东成化工停止排污和停业整顿,今天这家企业却是正常生产,污水照样往外排,这不能不说是对他这个代市长赤果果的打脸。

对陈兴的怒火,曾平也险些被吓了一跳,悄然的瞥了陈兴一眼,曾平暗暗咋舌,心里对陈兴看法又发生了一些转变,看陈兴的样子,并不是在作秀,而是出于本心的愤怒,这和曾平所猜想的完全不一样,曾平原本以为陈兴昨天当场指示东成化工停业整顿只不过是当着老百姓的面做一场秀而已,而今看来,并不全是如此,陈兴的愤怒兴许有一些下面人不把他的指示放在眼里的因素,但也有为老百姓着想的一部分原因。

“曾局长,企业的这种嚣张气焰不能助长,今天是东成化工不把政府部门的政令放在眼里,明天很有可能就是整个石化产业区的企业,要是现在约束不了东成化工的行为,那往后想要治理其他企业就难上加难,有第一个吃螃蟹者,后面的人就会纷纷效仿,要是我们这次不拿出魄力,只会让人看怂了。”陈兴沉着脸,“最主要的一点还在于产业区那些排污不达标的企业对周边环境所造成的污染实在是太过于骇人听闻,大头村都已经成了名符其实的癌症村了,我们的个别干部却依然麻木、冷漠,无动于衷。”

“陈市长您的意思是?”曾平听得眼皮一跳,陈兴想用强的了。

“既然产业里管委会包括南港区都不作为,那就从市里发力。”陈兴冷着脸,“待会我打给公安局,让公安局配合你们,两个部门一块行动,等下你们到石化产业区,必须让东成化工立刻停止生产,如果企业还敢作出任何对抗性的行为,让公安局把背后煽动的人都给我抓起来,,还有,对于东成化工的行为必须作出严惩,只要要怎么罚,你自己看着办,只要有法可依,有章可循就可以。”

“陈市长,就怕把东成化工的负责人给抓了会造成一些影响。”曾平谨慎的提了一句,今天上午他局里的人才被企业以半驱赶的方式给赶走,曾平琢磨着这里面肯定有企业高层的授意,普通的管理人员没有这个胆子,而企业高层负责人敢这么做,恐怕又跟产业区管委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曾平知道这里面怕是会牵一发而动全身。

“就算是造成影响,那也是好的影响,曾局长,你只要知道,我们头上的乌纱帽是对老百姓负责,不是对危害老百姓的行为妥协。”陈兴知道曾平担心些什么,以曾平环保局局长的职务,届时面对可能出现的压力,曾平无疑会担心。

“好,我听陈市长的指示。”曾平点了点头,他心里正打定主意要靠向陈兴这棵大树,这时候肯定不能表现出怯弱的一面,只能按着陈兴的话去做。

曾平的态度让陈兴心里稍稍安慰,让曾平赶紧回去安排,陈兴也打给市局,市局目前是张青阳在主持工作,还被提名为局长,陈兴无疑是打给张青阳,对于陈兴的吩咐,张青阳也附和得很快,在里的说辞也很是漂亮,向陈兴说保证完成任务。

听着张青阳的保证,陈兴说了几句场面话,两人简短的通话便宣告结束,陈兴对张青阳的保证不可置否,但他相信张青阳不会在这件事上给他使绊子,这毕竟跟张青阳的利益无关,张青阳不至于事事跟他较劲。

做完了这些,陈兴才再次坐了下来,曾平已经离去,办公室里只有陈兴自己,陈兴看向搁在办公桌上的录音笔和光盘,录音笔已经听了,光盘还没看,他这办公室里没有多媒体设备,要看只能到会议室里去看,陈兴不想弄得兴师动众的,也怕引人耳目,打算将光盘带回家再看,陈兴现在也不急,从那只录音笔的情况看,陈兴猜测着光盘的内容恐怕也是如出一辙,到关键时候就被掐掉,林虹想把后面的留作谈判的本钱,他现在还没许任何承诺,林虹八九成也是对他不信任,对方这么做其实也正常。

陈兴想着事情时,突兀的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陈兴先是一愣,旋即是一喜,迫不及待的接起,陈兴的声音同时响了起来,“萧哥,今天怎么有空给我打了。”

“今天在南州,中午一块出来吃饭。”那头的萧姓男子笑道。

“好,萧哥您定地方还是我来?”陈兴笑着点头,接到这个,心情也愉悦了不少,对方是张宁宁大姑张晓茹的儿子萧国栋,军委副主席萧定平的公子,来南州任职前,张义就跟他说萧国栋这阵子在南海省了,让陈兴跟对方联系联系,陈兴一来也有和萧国栋联系过,萧国栋当时没空,后面陈兴一忙,也就忘了再打,今天萧国栋主动打过来,倒是让陈兴有些意外。

“我中午在明华酒店,你过来就是。”萧国栋在里笑道。

“好,那我待会就过去。”陈兴看了下时间,也快下班了,上午出去会了一趟林虹,刚才再处理一下东成化工的事,这一上午的时间就快过完了。

杭州市余杭区第一人民医院
北京友谊医院
湖南癫痫病治好费用
江门白癜风怎么治疗
癫痫病治疗医院威海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