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哈联创原始股股东一波三折维权路

2020-09-14 04:52: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哈联创原始股股东:一波三折维权路 “除了律师和几家媒体,还没有人说我们违法!连监管部门都没来查过。”哈联创公司负责人向原始股维权律师团挑战说。不过,11个月后这家“骗子”公司终于在哈尔滨接受了审判。7月9日在哈尔滨宾县法院举行的这场庭审火药味浓重,可是维权律师团的杨兆全律师却认为“完全跑了题,变成了对哈联创有无发展前景的争执”。 哈联创是继杨凌科元、中科航天等之后开庭审理的第4起原始股维权案,这场诉讼本意是为原始股股东讨回公道,可庭审却变成了对哈联创发展前景的辩论。“目单向格栅前胜诉还有困难,但我们有充分的心理准备,这是一场持久战”,杨兆全对合议结果表示有信心。 天上掉下来原始股 虽然哈联创是连宾县人都没听说过的“在美国上市的著名公司”,但是并不妨碍它依靠卖原始股发财。从2005年开始,哈联创通过北京中泰宏昌、福建皓联等中介公司公开向社会公众转让原始股。公司承诺将于2006年底实现在美国纳斯达克不锈钢无菌水箱挂牌,若上市失败未能按计划时间挂牌,公司将回购股东持有的全部股权。在该预期刺激下,全国各地有3424人购买了哈联创的股票。 然而到2006年底,纳斯达克市场上led射灯电源并没有哈联创的身影,对此,公司解释说已经借壳中国风能(CWEY)在OTCBB市场挂牌了。OTCBB是粉单市场,上市门槛极低,交易清淡,流通性极差,一般被纽交所或纳斯达克摘牌的公司被放在OTCBB市场。这时候,有些投资者惊呼自己上当了!这些以下岗职工、退休老人、私企老板为主的投资者向律师发出了求助。鉴于案情的复杂性,杨兆全等人成立了维权律师团。去年8月,他们代表弱势群体准备向哈联创讨回公道。 哈联创也非等闲之辈。在此期间,公司一方面通过络等媒体公开指责律师团是“恶意挑唆,想把一个好公司整垮”。另一方面,公司给投资者打,要求原始股股东上交手中原始股凭证以置换美国股票,置换比例为2.5∶1,有些投资者撤回了诉讼进行换股。“哈联创在欺骗投资者,所谓的股票根本就是一张废纸。”中国证监会人士评价此事说。随后,该案被移交至哈尔滨市警方。 一场“马拉松”式维权战 在去年递交起诉状后,先是转让原始股的大股东不知去向,后来又传闻主要中介公司老板意外身亡,而给哈联创做资产评估的公司已经注销或人员潜逃。这让维权律师团隐隐感到:这次维权注定是马拉松式的长跑。因为之前起诉的原始股维权案至今尚无一胜诉,而哈联创又不断地用当地领导视察等材料一再证明公司前途一片光明。 律师团从两方面对哈联创提起了诉讼,其一,销售原始股的中介公司没有证券经营资格。这些中介公司通过刊登招聘信息,对应聘者进行洗脑后让他们去“找”亲戚朋友来买原始股。等到赚够了钱后,这些中介公司就人间蒸发了;其二,这种行为属于变相公开发行。《证券法》规定,未经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或者国务院授权的部门核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公开发行证券,只要向累计超过200人的特定对象发行证券就被认定为公开发行。这样计算,购买哈联创原始股的投资者为法律规定人数的17倍,明显属于违法。 违法行为已很清楚了,但法院却一直迟迟未能开庭。律师团不断地收集证据和相关材料,并四处呼吁管理层和社会各界关注“原始股骗局”中受害者。杨兆全甚至还在去年8月给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写信,要求保护投资者权益。一个月后,他收到了联合国表示支持的回信。但这件事发生在尚处在襁褓中的中国资本市场里,虽然已经有了很多法律来约束这种违法行为,但是执行起来却像“重拳打在棉花上”。律师团之前在向证监会非上市股权监管部门投诉时,对方表示“现在也做不了别的工作了”,因为案件已经移交至哈尔滨警方了。 谁来说句公道话 其实,哈联创并非个案,早在1999年此类原始股诈骗案件便开始蔓延,而2001年进入熊市以后愈发增多。后来,虽然一部分投资者发现其中的问题,怀疑这是个骗局,但是当他们向公安机关或者证监部门举报时却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 公安机关认为,股权证和公司都存在就不能认定他们是诈骗。从年,证监会对于这种行为也没有给出明确的定性,甚至陕西证监局的一些人士还认为这是合法的。也正是因为监管缺失,西安此前成为原始股诈骗的重灾区,金园汽车、西安天星等编造的“美国上市梦”让众多投资者血本无归。 不过,以前在众多原始股诈骗案件中,每位投资者的投资额大多在3万至10万元,而哈联创按照其绝大多数在4..2元/股的价格计算,按每人最少10000股的起购数量计算,涉案资金高达数亿元!如此大的涉案金额、如此多的受害投资者,现在需要有关部门站出来为投资者说句公道话了。
衢州白癜风较好医院
衢州治白癜风哪里比较好
衢州白癜风治疗
衢州治白癜风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