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最受美国青少年青睐的App出自这位独裁90后

2020-10-15 20:46: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大学肄业,创办Snapchat,拒绝Facebook高价收购提议。开法拉利跑车,持有直升机执照,未婚妻是维多利亚秘密的前超模,2014年取代扎克伯格成为当时世界最年轻亿万富翁……可以说26岁的“90后”埃文·斯皮格(Evan Spiegel)就是“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现实版。 投资银行Piper Jaffray2016年春季的一项调查显示:斯皮格创办的“阅后即焚”照片分享Snapchat,已经成为美国青少年最青睐的应用程序。崇拜者表示,埃文·斯皮格就像扎克伯格和乔布斯一样善于开发产品。 最懂青少年的社交软件 现在美国青少年中最火的社交软件Snapchat,缘起于埃文·斯皮格和鲍比·墨菲(Bobby Murphy)大学时期的班级作业项目。2011年9月Snapchat在斯皮格父亲的卧室中正式上线。 2016年Snapchat的日活跃用户数约为1. 亿,用户每天通过Snapchat上传1.5亿张照片,被视为Instagram最强劲的竞争对手之一。而在月活跃用户数方面,Snapchat也在追赶Twitter的 .1亿。根据ComScore的数据,在美国,近65%的18至24岁年轻人使用这款应用,高于 年前的24%。 而Snapchat也一路像火箭般成长: 201 年2月8日,获得1 50万美元的A轮资; 201 年6月7日,完成1亿美元的融资,估值达到5亿美元。 201 年6月2 日,完成8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而在融资前,Snapchat的估值已经达到了8亿美元。 2015年5月29日,阿里巴巴和两家对冲基金投资了Snapchat,融资额是5. 7亿美元。 2016年 月 日,获得1.75亿美元的新融资,估值达到160亿美元。 随着Snapchat估值不断飙升,创始人斯皮格成为了身价亿万的年轻霸道总裁。 从“阅后即焚”的消息服务,到竖着拍视频、看视频,无论是投资人、媒体公司、广告主,还是其1. 亿日活跃用户,都在热烈的讨论着Snapchat。发行商和大品牌抢着向Snapchat提供内容,而Snapchat甚至不会给它们的网站导入流量,因为Snapchat并不支持导向应用之外的链接。 四年前,Snapchat只是帮助年轻人相互勾搭的应用,而现在总统候选人在这里交锋,美国橄榄球大联盟(NFL)和奥斯卡颁奖典礼在这里提供幕后花絮。所有人都遵守Snapchat的规则也是由于Snapchat提供了所有人都想要的服务。 斯皮格认为,在互联网上一直跟踪用户的服务“令人毛骨悚然”。因此,“阅后即焚”的鼻祖Snapchat不会像Facebook一样,以高度相关性的广告去瞄准用户。Snapchat并不要你告诉它关于你的所有一切,也不会在互联网上一直跟踪你,收集你的数据。 拒绝Facebook的橄榄枝 201 年10月,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向斯皮格发出了一份电子邮件,邀请斯皮格到门洛帕克市洽谈。那时,Snapchat还是一个收入远不及Facebook的 “阅后即焚”应用。而斯皮格略显傲慢的回复道:“我很高兴与你会面,如果你来洛杉矶见我的话。” 扎克伯格做了充分准备后,动身去了洛杉矶。在与斯皮格和墨菲会面过程中,扎克伯格提出了Facebook与Snapchat的合作方案。并亮出了Facebook版的Snapchat,具有类似 “阅后即焚”功能的图片分享产品Poke。扎克伯格告诉他们,Facebook很快会将硅谷公司园区外面的 “Like” 改成 “Poke”标志“不合作吗?那就等着被消灭吧”。 面对社交网络巨头提出的合作方案,斯皮格坚定的选择了拒绝。 很明显,Snapchat的存在对Facebook产生了巨大威胁。据2015年Forbes发布的数据,Snapchat大约有5000万用户,用户年龄中位数在18岁左右。而相比起来,Facebook的用户群存在明显的老龄化趋势,其用户平均年龄大致接近40岁,对年轻人的吸引力越来越弱。 扎克伯格当然也意识到了这个威胁,所以推出了照片分享应用Poke。Poke上线当天,扎克伯格给斯皮格发了一封邮件写到“希望你享受这一切”。斯皮格对此的的回应则是停用自己的Facebook账号。 Poke发布的第二天,排名就蹿升到应用市场的第一位。但在不到三天的时间里Snapchat就反超了Poke,而Poke则逐渐消失在前 0名之列。大概是因为无法超越Snapchat,Facebook放宽条件,提出以 0亿美元现金收购Snapchat。 这一次,斯皮格和墨菲继续拒绝了扎克伯格的收购请求。如果收购达成,按斯皮格和墨菲各自25%的股份来算,每人至少能拿到7.5亿美金。斯皮格在谈起这个决定时表示 “世上很少有人能做成这样的事,我认为一些只顾短期利益的交易并不是很有趣。” 霸道总裁的“独裁统治” 与扎克伯格不同,斯皮格完全不懂代码,他通过自己的远见和设计去发挥影响力。斯皮格曾表示:“重要的是开发带情感的产品,你手上的、口袋里的设备应当令人感觉有趣、友好或是舒服。” 但这并不意味着与斯皮格共事是件轻松的事。Facebook、Twitter和谷歌等科技巨头会定期举行全体员工大会,在会上探讨重要的业务计划和产品路线图。但Snapchat很少举行这样的全体员工大会,高管也很少会公开回答问题,也不会讨论未来的产品。许多员工需要通过媒体才知道公司又推出了一款新产品。 这样的环境很多人都不适应。过去两年,斯皮格团队的多名高管选择了离职,而许多人的任职时间还不到18个月。其中最著名的是首席运营官艾米丽·怀特(Emily White)。她来自Instagram,但在供职一年多后就选择了离开。销售负责人迈克·兰达尔(Mike Randall)在入职7个月后离职,而人力资源总监莎拉·斯柏林(Sara Sperling)仅仅干了6个月。 与团队成员分道扬镳并非公司壮大之后才产生的,斯皮格的这一习惯从创业之初就存在。 Snapchat创业最初还有另一位重要成员雷吉·布朗(Reggie Brown),但当股权分配确定的时候,三人最终决裂。 2011年8月,布朗要求Snapchat 0%的股份,斯皮格和墨菲则认为,布朗没有资格这般要价。一怒之下,他们修改了管理密码,也断了所有联系记录。除了一些与申请专利有关的紧急邮件,其他都文件都被彻底删除。布朗就这样被踢出局了,Snapchat成了斯皮格和墨菲两个人的公司。 随着Snapchat的诞生,有一系列类似的阅后即焚社交平台。除了好景不长的Poke,还有Snapchat、Twitter的混合体Clipchat,此外还有一个文字阅后即焚的应用Wickr等等。但这些竞品,没有能够超过大比分领先的Snapchat。或许,这是斯皮格霸道的管理风格带来的优势。大连治疗白癜风较好医院
大连治疗白癜风花多少钱
大连有没有医院治疗白癜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