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紫血圣皇 第七十四章,骄傲

2019-10-12 19:19: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紫血圣皇 第七十四章,骄傲

“此乃吾命,改不得,也强求不得。”秦霖一脸轻松,好像没有受过伤。

“倔驴,蠢驴,糊涂驴。”战使连骂三声,很是气恼,但骂的越重,他心底便越是心痛。

“说说现在的形势吧。”秦霖不在意的问道。

“很严峻。”战使面色凝重,“此次异族入侵,将战火烧遍了整个人族,不仅仅是整个南域,玄黄大陆上,不知多少人族战死,百族攻破的玄关不计其数,我星龙镇守的玄关已经被破,要不然尸族也不可能踏入此地。”

每一个玄关,都是一道门户,异族从玄黄大陆之外进入玄黄大陆内的通道,盘古圣皇虽以身化为玄黄大界,守护着整个人族。

可依旧是处处漏洞,圣皇女娲出世,开启的便是补天之战,这一战虽然将玄黄大界大多数的窟窿补好,但依旧有无数细小的窟窿存在,这就是玄关。

每一个玄关,都由一个人族大部镇守,但也只有二星以上的部落,才能有资格镇守玄关。

星龙部落镇守的玄关,乃是一处面对尸族的玄关,此次玄关被破,直接殃及九大部落,连星龙部落自身也是惨胜。

“夺回了吗?”秦霖问道。

“还在胶着之中,不过,星龙上面的三星部落,已经有强者来援,很快这一处的战势将会逆转。”战使面色沉重。

两人都很清楚,以往的战争,即便百族点燃战火,可也绝不可能烧得如此广阔,首先承担压力的,镇压中州的圣皇,面临的也是百族古祖级别的强者。

其次,才是四大域的几大地皇部落,然后才是人皇部落,人皇部落之下,还有无数部落。

战火都被强者抵挡,根本不可能烧到锤石这种一星部落,可这次却烧到了这里,连星龙都死伤惨重,可见形势有多严峻

“据那三星部落的战使来报,百族之一的神族,攻破了一个人王部落镇守的玄关,那位人王战死,整个人王部落全部殉难,若非是另外一个人王部落及时来援,异族大军将从那个玄关长驱直入,杀入玄黄大界。”战使说道,“可即便如此,那一处玄关的战事依旧很不明朗,此次人族面临的是真正的血战,退不得,也无路可退。”

“是啊,退不得,也无路可退。”秦霖感慨万分,百族攻伐的大势,不是一个锤石部落能改变,也不是他一个人能改变,而是整个人族的事。

“你我只能祈祷,第九代圣皇早日出世。”战使苦笑道,圣皇是人族的天,是人族的地,也是人族的信仰。

轩辕圣皇陨落,便会有第九代圣皇出世,人族一直对此深信不疑。

“对了,你那娃儿秦墨呢?”战使突然想到了什么,“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此战他并未参与,何来出事,你这个做叔叔的,如此咒他,不知安的什么心。”秦霖笑道。

但他也很奇怪,为何回来时,没有见到秦墨,他应该在部落里主持才对。

战使干笑了几声,道:“你到是贼的很,只可惜他是白色废血,无法修炼,要不然也能继承你的意志。”

“他已经突破了。”秦霖骄傲道,“赤色上等血脉,虽然是熔炼之功,但日后想必不会弱于我。”

“赤色上等血脉?”战使脸上不信,却露出了喜色,“看来你后继有人了。”

“此刻,哪里能谈得上后继,能否保住锤石的延续,都是问题。”秦霖说完,突然凝重的看着他,“答应我,若是有一日,锤石不在,帮我照顾他。”

“好,但我不希望这一日到来。”战使答应道。

“有你在,我就放心了。”说完,秦霖朝外头道,“来人,帮我把秦墨叫来。”

门外应了一声,便有人去了。

“对了,据说天妖部落的少族长,陨落在黑石山脉,你给我说老实话,这件事是不是有你们锤石部落的份?”战使突然问道。

“那少年陨落了?”秦霖有些惊讶,转而想到了那天黑石山脉中的古兽吼声,反问道,“你觉得我们锤石部落能办到吗?”

战使上下打量着他,发现他的表情不像是作假,便说道:“你说的也是,那天妖部落的身边,可是有一位换血巅峰的强者,难道真的是古兽杀掉的?可是,据我们得到的消息,并非如此,他是死在我人族手中。”

“难道是他。”秦霖突然想到了那个神秘黑衣人。

“谁?”战使问道。

秦霖便将之前发生的事情细说了一遍,战使不是其它人,所以他才会透漏,换做别人他肯定是只字不提。

“居然还有这样的过节。”战使没想到那天妖部落的少年,居然有灭锤石之心,“秦墨这小子,到是和你年轻的时候很相似,什么事情都不愿意吃亏,连五星部落的少族长都敢得罪。”

“那不怪他,若不是我定了这门婚约,便也就不会有接下来的事情,可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秦霖苦笑。

战使没有多言,即便以他的实力,却也帮不了锤石,对方可是一个庞大的五星部落,星龙部落在天妖部落面前,连毛都算不上。

“族长,秦墨不见了。”便在此时,突然有战士来报。

“什么,不见了?”秦霖与秦墨异口同声。

“秦羽伍长说,在你们离开不久,秦墨什长便将一切交给了他,而后说是去支援你们。”战士汇报道。

秦霖与战使对视一眼,脸色都不好看,战使突然说道:“我在来时,经过了黑石山脉,途中发现有战斗过的痕迹,怕是有尸族趁你们离开后,想要偷袭锤石部落,却被什么人阻挡了,莫非那人是他。”

“至少我清楚一点,他绝对不会临阵退缩。”秦霖说道,他的话变相的肯定了战使在黑石山脉见到的痕迹,便是秦墨与尸族一战所留。

此时,两人都有些恍然,若是秦墨真的在半路遇到了尸族,此时怕是凶多吉少了。

虽然秦墨有三千斤力,开启了二十个穴窍,可面对尸族偷袭的强者,怕也支撑不了多久。

“这事情奇就奇在,如果那些尸族杀了他,为什么没有赶到锤石部落,还是那些尸族去追他了?”战使说道。

“也许是吧。”秦霖脸色很难看,苍白的有些吓人,好像一下就老了几岁,“他若是真的出事,我怎么对得起他的母亲。”

“寒霜不会怪你,即便他真的出事,也是为人族而战,死得其所!”战使开口道。

“可我答应过她,我说一定要让他平安长大,这一辈子,我在,他便在……”秦霖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脸色更加苍白。

姜寒霜,一个陌生的名字,但这个名字战使和秦霖都很熟悉,这个女人曾经让他们倾倒。

这个人也正是秦墨的母亲,整个锤石部落都不知道这个名字,也没有人知道,姜寒霜。

老一辈的锤石族人曾经见过这个女人,但在人前,她永远都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女人。

直到有一天,她突然离开了锤石,只留下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就是秦墨。

姜寒霜,就是这样一个来也匆匆,却也匆匆的人,对于族长的这段往事,族人们都不愿意提及,更不喜欢那个突然离开族长的普通女人,所以从秦墨小时候开始,所有人都告诉他,他的母亲已经死了。

“他不会有事的。”战使安慰道,“寒霜不是普通人,秦墨自然也不会是普通人,吉人自有天相。”

秦霖沉默,大殿也沉寂了起来。

“他死了。”便在此时,一个清冷的声音突然出现,这让战使眉头一皱,似乎回忆起了什么。

然后,一个身穿青衣的女子走了进来,她手持着一把青色的长剑,脸色发白,浑身透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意。

只是那精致而美丽的面容,此刻却苍白的吓人,好像随时都会倒下一样,让这名女子透着一股楚楚可怜的柔弱。

战使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女子,脱口便道:“寒霜,你……”

此言刚刚落下,战使发觉自己看错了,这名女子虽然和他脑海中的那名女子酷似,却年轻的太多,也青涩的太多,两人的气质很像,可总有些不同的地方。

“我叫青薇。”走进来的女子,正是从黑石山脉的青薇。

“秦墨真的死了?”秦霖死死的盯着她。

此时战使也望着她,两人都想要一个肯定的答案。

“不是秦墨。”青薇脑海里此刻只有那个男人,她甚至没有见过他的真容,可她却记得那眼神,永远都记得。

“我说的是胡汉三。”青薇继续道。

“胡汉三?”秦霖奇怪道,“是谁?”

“那个黑衣神秘人。”青薇自顾自的开始复述起来,她很疲惫,随时可能倒下,可她却坚持着说完。

“我一定会找到胡一刀,我一定会告诉他,他的儿子,死的很骄傲。”青薇神情发白,说完便倒了下去。

秦霖闪身扶住了他,可不知为何,当青薇说起这个叫胡汉三的人时,他心底出现了一种异样的情绪。

“你怎么啦?赶紧给她疗伤,她伤的不轻。”战使打断了他的出神。

“我知道。”秦霖的脸色更难看了,他此时感觉有些模糊,为什么听到那个叫胡汉三的人死了,他会很伤心。

将青薇送往长老殿疗伤后,战使与秦霖站在后山的悬崖处,战使突然问道:“她是谁?”

“不知道,是我捡来的。”秦霖说道,“我也没曾想到,她居然会这么像寒霜,但我可以确定,她不是寒霜的孩子。”

战使这才松了一口气,却想到了青薇提及的那件事,而后道:“那个神秘人死掉,实在太可惜,他肯定是某个大部落的天才,只可惜,居然遇到了尸族的强者,那叫千行的尸族,至少应该是脱胎境。”

秦霖好似没听到,只是望着前方出神,好一会他才道:“是啊,有这样的儿子,他的父亲,一定会为之骄傲的。”

南昌白癜风好的医院
徐州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抚州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南昌白癜风医院
徐州妇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