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江南】买书(微型小说)“毕业”

2020-03-27 14:42: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1
湖桥村有两个人最不受人待见,一个是整天抱着个破二胡“锯”的刘文革。刘文革住在前街北头,在村小学当过民办教师,吃了十几年粉笔沫,临到转正,名额却被别人顶了。女朋友嫌他窝囊没用,一气之下分道扬镳,嫁给了镇上杀猪匠,掂着明晃晃的尖刀剔骨卖肉。刘文革从此变得半憨半傻,也就没有女人愿意嫁他。他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把二胡,坐在自家晒台上没日没夜地“锯”。刘文革是自己学的二胡,没经老师,两根钢弦上跳动的音符像杀鸡子,抓心挠肺的,让人一颗心老悬着放不下去。
另一个是住在后街南头的刘三刘三爷。
三爷爱看女人,不管是没出嫁的大姑娘,还是嫁过来不久的小媳妇,不管是叫他爷的孙女辈,还是喊他叔的侄媳妇,只要是女人,三爷都看。张着嘴巴看,死着眼睛看,看个没头没尾,看个没完没了。
远远的,有女人过来了,正走路的三爷便站下不往前走了,一直等到女人走到他面前,这样,三爷便延长了看女人的时间和过程。三爷看女人是从头发开始的。三爷发现,头发之于女人不仅必不可少,而且至关重要。一头乌溜溜的黑发,烘托着女人脸蛋的漂亮和美丽,还有女人风摆杨柳般的阿娜多姿。三爷当然知道,女人的实质,是在头发以下的其它部位,所以,女人的满头乌发很快从三爷眼里流淌而过,目光慢慢下移,落到女人的脸上。在三爷眼里,女人的脸几乎全都一样,既没有白净细腻和黝黑粗糙之分,也没有青春靓丽与人老珠黄之别,只要是女人,都能让三爷眼里冒出火星。这是因为, 8岁还打着光棍的三爷太渴望女人,太想女人了。
现在,三爷业已完成观看女人脸部的程序,目光开始向下游移,并很快越过下巴和领口。这时候,女人距三爷只有三五尺的距离,三爷的目光恰好定格在女人双峰突起的胸脯上,并在那里进行温柔多情意念抚摸。女人鄙夷地“呸——”一声,口水不偏不倚,落在三爷脸前黄土上:啥东西!啥玩艺!
三爷站在原地未动。三爷看女人的程序还没有最后完成,接下来要看的是女人屁股。女人的屁股是很好看的,看女人屁股更有味道,更有情致。瞧,那两辫屁股磁实圆润,动感十足,左腿迈出去,它们往右边移动,右腿迈出去,它们又左边移动,像湖桥水库里涌动的波浪,组成一道漪丽多姿风光无限的景致。这时候,三爷就想把手抚上诱人波浪,狠狠摸上一把。但三爷不敢,只是想想而已,前面那两辫滚来滚去的屁股虽然风情万种,但它不属于三爷,有可能属于三爷的某个远房侄儿,也有可能属于三爷的某个兄弟,还有可能是三爷八竿子打不着的孙女。
三爷的年岁不大,过了农历三月二十九也才 8岁。萝卜不大长在“背”上,村里 0岁上下的人都把他叫爷,叫叔的很少,叫哥叫兄弟的更如凤毛麟角。高辈份是祖上传下来的,不是三爷挣的,凭三爷这种德行,靠挣,八辈子也挣不到爷的份上。
由于三爷爱看女人,让人把唾沫吐到脸上的事时有发生,不是一次两次,也不是三次五次。往往在三爷看女人看得专心致志,看得得意忘形的时候,一口浓痰就会从天而降,啪一下落到三爷痴痴呆呆的脸上,热热的,黏黏的,还带着吃了红薯和葱蒜混合在一起怪怪的味道。
三爷不恼,五指并拢,抹去脸上的唾沫,远远甩出去,笑笑,该干啥干啥。不影响干活,也不影响吃饭睡觉,捧起粗瓷大碗,捞面条照样三碗塞进肚里。
三爷已经成了湖桥村一害,激起了村民的愤怒,几十户人家的男人涌到支书天成家。他们说,支书,刘三下贱得不成人样了,不分辈份,不分长幼,祸害得女人不敢出门,你管不管吧?你要不管我们管,挖他一只眼睛,看他还敢不敢这样!天成支书说,你让我咋管?他偷你了,抢你了?撬门别锁翻墙了?还是睡你女人了?没有吧,他不就是看了你媳妇吗?看人犯法了?法律上哪条有这规定?再说了,现在都提倡换位思考,咱将心比心,假若你是刘三刘三爷,三十七八了没娶媳妇,没沾过女人,你见了女人会是啥样?不会比刘三好到哪里去!
大家想想也是,那就让他看吧,看死他!看瞎他!
2
天刚擦黑,刘文革的二胡响了起来。“锯”的是家蝓户晓的《东方红》。这支曲子音域不宽,节拍跳跃不大,拉二胡也不怎么换把,好学。几个月了,刘文革反反复复“锯”着《东方红》,“锯”得三爷有些起腻起烦。
三爷从来不看春花。不看春花的头发,不看春花的胸脯,也不看春花的屁股。春花是四爷刘四的媳妇,是三爷的亲弟媳。春花嫁过来有四五个年头了,一个房檐下住着,一个锅里搅稀稠,如果有人问三爷,春花长得啥样?三爷还真说不出弟媳妇是俊是丑,头发是黑是黄,脸上有没有雀斑。
三爷弟兄两个,他是老大。三爷四爷的爹娘下世早,同一天由欢蹦乱跳的大活人变成了尸体。三爷26岁那年,碰上了百年不遇的冷冬。腊八前一天,大雪不歇气的下了三天三夜,从初七一直下到初九。晚上,一家人坐在堂屋里,围着烧得通红的煤炉,说些家长李短的闲话,也顺便商量来年春天要种啥庄稼。三爷提出,家里那头黄牛的牙口太老了,过了年是不是换头牙口嫩点的。爹和娘都说,你以为换头牛是吹灯草灰?要花不少钱哩。三爷说,家里不是还有几千块钱嘛,放着又不会下儿子,换头牛绰绰有余。娘说,那钱能动?敢动?是留着给你娶媳妇用。你没想想自己多大了?26了,再不办就过界了。说到十二点,三爷四爷连着打了几个哈欠,起身回隔壁睡去了。第二天早上哥俩去堂屋提热水洗脸,咋喊都不见爹娘应腔,撞开屋门一看,爹娘已经冰冷僵硬,中煤毒死了。爹娘攒下的那些钱没能留给儿子,买棺木,买寿衣,买孝布孝衫,给打墓的、抬棺木的封红包,摆席设宴请帮忙的乡亲,三扯两扯的用得一干二净。只剩下三间土墙草顶的破房子,还有两个人大树高的大小伙子。
没个女人料理,弟兄俩的日子过得艰难起来。做成了饭,要么半生不熟,要么锅底串烟,飘一院子焦糊味。支书天成看这弟兄俩可怜,张罗着把邻村的春花说给了三爷。三爷和春花在镇街上见了一面,春花对三爷的长相没说啥,可到村里一打听,四爷手巧,会木工,有手艺。有手艺就是资本,一辈子的吃盐烧煤吃喝穿戴便有了着落,傻子才要只会土里刨食的四爷哩。
兄弟俩大麦不熟小麦熟,砘子跑到耧前头。四爷把春花娶进了家门。
要说,三爷不憨不傻,不瞎不瘸,模样长得周武郑王的,要个儿有个儿,要样儿有样儿,挑不出大的毛病。村里的叔伯大爷,大娘大婶,没少为三爷的婚事操心,前前后后介绍的姑娘不下七八个。可说一个黄一个,说两个黄一双。刚相亲时女方也都没说啥,面对三爷,羞羞涩涩的拿鞋尖在地上画圈,画了一个,又画一个,一张脸从脖颈红到耳朵根。临到分手,姑娘一步三回头,一副难依难舍的模样。可不出三天,女方找到媒人,说,这孩子是不是有啥毛病啊?媒人说,信不过别人还信不过我?人你也看了,像是有毛病的人吗?女方依然不信,说,那,他兄弟咋就早早把媳妇娶下了,他还在干滩上晾着?
三爷的婚事就这么一直拖了下来,拖成个 8岁的半老头子。
三爷从来不和春花一个桌上吃饭,三爷把饭盛在碗里,夹些菜放在上面,蹲到大门口石头上吃。可四爷对哥哥仍然放心不下,他哥的毛病太大,太多,名声太赖。在春花面前貌似君子一个,那是白天,是在别人眼皮底下。到了晚上呢?没人的时候呢?四爷外出打工不在家,晚上大门一闩,一个房檐下两个孤男寡女,是很容易发生故事的场景和氛围,叫四爷咋把心放到肚里呢?
四爷原在县城打工,县城离湖桥村只有20来里,下了班,不管天好天坏,刮风下雨,四爷都要骑着那辆嘎嘎吱吱的破车子回家里过夜。第二天天还黑着,再骑上破车子赶回工地。可后来,四爷的公司在大阳市接了工程,四爷不得不随公司迁往大阳。大阳离湖桥少说也有200里,不是骑着破车子可以跑来跑去的,一两个月才能回来一趟。回来了先把房门闩上,一边在春花身上忙乎,一边压低嗓子问春花,我不在家,咱哥对你好不好?春花说,好着哩,家里地里的重活从不让我插手,连担水都不让我挑。四爷就笑笑,说,我是说,那方面……春花还没明白过来,就问哪方面?四爷说,还有哪方面?就是……就是……春花终于听懂了,一把拧在四爷肉厚的地方。在四爷的锐声尖叫里,春花说,小心眼,他可是你的亲哥!
来年春天,人贩子领到湖桥两个四川姑娘,一个胖些,低些,模样粗糙些,要价 000块。一个年龄小些,细皮嫩肉的,看上去不过20岁,要价4000。四爷那天正好在家,对人贩子说,把那个好看的给我家留着,我这就回去给你取钱。四爷把川妹子领回家,交给三爷,说,从现在起,她就是你的媳妇,你愿咋着就咋着吧。
当天晚上,四爷操持着在堂屋摆了一桌酒席,请了支书、村主任,还有几个上了年岁的乡亲,算是为三爷举行结婚仪式。席散以后,三爷铺床展被,拉了小姑娘上床。这个叫做玉玲的四川姑娘坐在床沿上,木着一张脸,不哭,不闹,任喝红脸的三爷脱衣服。脱了一层,又脱了一层,脱过四层,身上只剩下胸罩和小裤头,玉玲说话了,说得蛮里蛮气,不过三爷还是听懂了大概意思。玉玲说,她在四川老家已经有了男朋友,是她高中同学,两人已经好了三年,两人就要结婚了。为了把嫁妆办得像样一点,一个人出外打工,在火车上被人贩子骗了,被卖到了这里。玉玲说,凭大哥的身量和力气,我知道今晚在劫难逃,你要怎样就怎样吧。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你今天娶媳妇,明天就得埋死人!不错,你们可以寸步不离地守着我,可以藏起绳子,藏起农药,藏起菜刀啥的。可你们会把村里的井口都捂住?把所有的墙壁都遮起来?不会!人的死法有很多种,只要想死,谁也挡不住!
玉玲说话时腔调不高,也没动火,甚至,需要停歇的间隙还对三爷凄然一笑,灯光下露出整齐白亮的碎牙。但在三爷听来,却有一股寒意钻进了骨头缝,顺着血液在全身游动。三爷要的是媳妇,是活生生的女人,不是人命。倘若为娶媳妇闹出人命,事情就大了,逮去枪毙的功夫都有。三爷停下手,右手在玉玲背后的胸罩钮扣上僵着,忘了收回。玉玲又说,大哥看上去也有 0多岁了吧?三爷说, 6了。玉玲又问,还没沾过女人吧?三爷说没有。玉玲自己解下胸罩,露出硬挺挺的 ,说,大哥就摸摸吧,我能给你的也就这些,不枉你白白花了4000块钱。
三爷转身走出屋子,去了村外,在庄稼地边转了大半夜。天色平明回到家里,他对正吃早饭的四爷说,放那姑娘走吧。四爷扔下饭碗,把筷子摔到桌子上,说,谁买来的女人不是这样?开始都不从的,你要强着上才行,等到破了身,她就死心踏地跟你过了。再说,你说放她走就放了?那4000块钱咱找谁要去?那可是钱,不是一块石头片!
三爷说,我说了,放她走!对了,她身上没钱,给她买张回四川的车票。还有,烙点馍让她带到路上吃。

不知道为啥,今天刘文革没“锯”二胡。早上没“锯”,晚上也没“锯”,他家晒台上也不见刘文革的影子。村里人反倒有点不习惯,大家就想,刘文革这货是咋了?
三爷下决心要弄个自己的媳妇。
三爷下决心的时候是2002年的春天,三爷这年 7岁。脸上已经爬上了细密的皱纹,虽然不太深,却也不乏沟壑纵横的感觉,鬓角上的苍灰已隐约可见,那双爱看女人的眼睛昏黄而混浊,不像过去那样明亮,整个人有了些许古道沧桑的况味。三爷的决心是那场窝囊事帮他下的。
晚上天热睡不着,三爷一个人去村外遛达。先是坐在村外的高岗上吹风,吹了一阵,汗落得差不多了,才转转悠悠往家走。路过村西头刘向阳家的后窗,正碰上刘向阳的媳妇杏花在屋里洗澡,屋地中央放了个大铁盆,盛了满满一盆清水。杏花把身上衣服脱干净了,这才发现窗帘让风吹起了半边。当时,杏花浅浅地笑了一下,心里说,该死的风,想让我把身子展览给人看呀!杏花从水盆里跳出来,赤着脚去拉后窗窗帘,却发现窗玻璃上贴着一张脸,鼻子挤得扁扁的,紧紧地贴在窗户上。
那天晚上月亮很好,杏花看得清清楚楚,是三爷!这个嫁过来没多长时间,还没开怀生孩子的年轻女人,惊呼之后便蹲在地上,抱着胸脯大骂起来:你个没脸没皮的刘三!你个瞎眼烂眼的刘三!还当爷哩,当的兔孙爷,狗屁爷,猪狗不如!
刘向阳正在大门外坐着乘凉,听到杏花惊恐的喊叫,顺手从柴禾堆里抽出一根荆条追出来。在三爷家门口,刘向阳追上三爷,扯住放倒,不分鼻眼抽起来。春花已经睡下,听到大门口乱哄哄的,忙穿衣出来,抱住了刘向阳的胳膊,问是咋回事。刘向阳余怒未消,说,你别问我,叫你这少皮没脸的哥说吧!听刘向阳的口气,春花就知道,三爷又在外面干了丢人现眼的破事,也不好意思再问,就对刘向阳说,算啦向阳,把他打成这样你的气也算出来了,要是还不解气,你就抽我几下得了。刘向阳说,看你说的,我打你干啥,你又没看我媳妇洗澡。

共 0157 字 7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一鼓作气看完这篇名为《乡村音符》的三万多字的小说,是因为这篇小说无论是语言、构思、布局还是文章的基调都是精彩绝伦的,被这种炉火纯青的境界所震撼。初次看文,便能直抵肺腑,作者能有如此的笔力,真叫人拍手称绝,叹为观止。在作者的生花妙笔之下,看到了人性的蜕变。开头只是觉得三爷好色是有原因的,心中萌生了同情和理解;中间一段,三爷救了失心疯的文莉,倾尽财力,为其治愈后并放她回家,三爷还是个有情有义之“人”,还有道德与良知,让人心生敬佩;然而后边因为文莉夫妻感恩于他,遂报答于他,过上了富裕的生活,满身的铜臭,将他的心一点点的腐化、糜烂,三爷由“人”变成了不折不扣的“畜生”,祸害乡亲,臭名远扬,激起众怒,正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三爷从短暂的辉煌中逐步走向衰落……真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作恶多端、圆滑世故的三爷也难逃此劫。这篇文章的亮点就是乡村、乡情、乡风、乡味相结合,小说结构完美、布局严谨、构思独特、人物生动鲜活,入木三分,作者将这些描绘成一副丰富多彩、栩栩如生的乡村画图,再就是刘文革每一次那曲折多变的音符,都是为了烘托三爷的人性蜕变以及故事氛围、情节变化,让作品有一种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强力推荐!【编辑:嫣然盼晨曦】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 060 0024】
1 楼 文友: 201 -06-02 10:55:29 很是欣赏李老师的佳作,佩服!
2 楼 文友: 201 -06-02 10:56:41 这样的小说,只能让我望其项背了,问候李老师,祝夏安!
 楼 文友: 2014-04-11 20:47:19 很喜欢这篇文章。脚踝韧带拉伤注意什么
口腔治疗应该用什么药治疗
白带粘稠有异味怎么办
严重骨质疏松能治好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