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弃僧第四十六章目的

2020-01-20 06:55: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弃僧 第四十六章 目的

“呼~呼呼……”

圣庭山就在眼前,仰头就能看到。

山脚下一大块空地,就是圣庭学校的校址。

此时,武技课训练场地中,微风卷起。

一米九的身高,明明儒雅的面容此时有些冷峻。

偏偏是,闭眼。

只是站在那里不动看似,其实胸口的斗气波动慢慢闪烁。

如果不近看看不出,其实以他为中心的某个区域,同外面截然不同。或者说,即便离得近也看不太清。

怎么,也需要剑圣法神的境界,或许可以。

因为此时身影周围,赫然是一个领域。独属于剑圣。

那么除了他之外也没别人的此时,显然这个冷峻面容的男人……

就是剑圣。

怔~

豁然睁眼。璀璨如星。

腰间长剑自动弹出,在他面前竖起旋转。

难以察觉的领域居然慢慢将所有内部的能量全部吸收到剑周围。而肉眼难以查看的是,原来领域内已经是一片没有斗气没有魔法甚至没有氧气的“真空”。

当然,如果他知道元气存在的话。

然而即便元气也不能供给人呼吸。

“喝!!”

长剑一挥,骤然一个闪亮的光芒呈现在剑尖。

挥向周围真空的一切。

“唰唰唰唰唰~~”

旋转如同光圈,却在空中炸开。

“昂嘤~~”

化为一声先鸣的鹰啼,随即是展翅的白赢如同利剑一样直刺一个位置。

“轰!!”

鹰嘴已经刺透地面三尺深,反而虚拟斗气的白鹰,持续一分钟才慢慢消失。

斗气收回,长剑放下。

眉头紧皱。

“时间还是太短了吗?”

喃喃自语看着手中的长剑。

只是突然转头,一个身影出现。笑吟吟的模样。

美简直是一定的。可是淡雅的气质,温和的笑容,却沁人心脾……

吗?

“你?!”

眉头并没有舒展,至少是立刻。

不过随后露出儒雅的笑容,收起长剑,打量对方,赞叹开口:“三年不见,恐怕只看气质都认不出了……”

弯腰行礼,嘴角弯起:“艾格妮丝殿下。”

没错,走到这里的身影,艾格妮丝。

而这个青年,就是三年前转学,今年将代表圣庭学校出战武技课考试的,施耐德。

——

“坐。”

三年不见,两人变化都不小。但总体来看,似乎也并不在乎。

三年前是二十岁,基本已经身材定型。三年后除了气质成熟稳重一些,其实还是一样的……至少看起来是。

“认不出什么?”

就在场边坐下,也没刻意去哪。艾格妮丝反而似乎很在意这个,随意开口是之前施耐德的一句调侃。

施耐德一愣,旁边已经有随行的佣人递来香饮和毛巾。在学士城是不可能的。校内决不允许有什么事让别人代劳。但圣庭学校,就没有这种规矩。

只要你能带得进来用于装X的,随便你。

“不知不觉过去三年了。”

施耐德笑了笑,看着艾格妮丝:“时间越久,遇到你反而最清晰的,是你在学士城入学的那天。遮天蔽日,还记得吧?”

艾格妮丝弯起嘴角笑了,点头开口:“年少轻狂。我如今偶尔也能想起,却有点不敢相信我也有那种时候。”

施耐德皱眉:“如今也很年轻。说什么年少?”

笑了笑,不置可否。

艾格妮丝微微别过发丝,突然看着施耐德:“挺丢脸的吧?”

施耐德出神看着她,半响别过目光轻叹:“不。属于你的,都是最恰当的。”

艾格妮丝沉默,随即笑着:“说起来。在学士城还能放假见面,在我爷爷的学校,反倒是三年一次没见过。”

施耐德一顿,疑惑看着她:“可如今还没放假吧?你居然来圣庭学校?”

艾格妮丝摇头笑着:“我的身份,况且快毕业了……是吧?”

施耐德恍然,倒也没什么可意外的。叹息笑着:“毕业的话……你的身份有什么打算?回家?或者留在圣庭学校教课?又或者进入圣庭?”

艾格妮丝笑着:“那你的话肯定是回国了。至于赴战场还是管理内政,有抉择吗?”

施耐德轻叹:“估计是上战场吧。最近双线开战,兽人荒漠和罗曼帝国压力居然都很大。”

施耐德嗤笑:“奇了怪了。”

艾格妮丝看着施耐德:“真的奇怪吗?”

施耐德一顿,似笑非笑看着艾格妮丝:“说到这,倒是那位罗曼太子殿下,没跟着来?”

艾格妮丝随意摇头:“不用提他,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施耐德眼神变幻,却并不搭话只是笑。

他当然知道艾格妮丝说的是谁,而且也没什么奇怪的。

联合势力的存在,让矮人和兽人打通跨海大桥,从而物资可以通过矮人领地源源不断流进兽人荒漠,尽管狂战帝国采取措施,但已经没法扭转再也不能控制兽人荒漠的资源供给问题。

罗曼帝国也是。建国至今百年,几乎年年压着罗曼帝国打。结果就这一两年,突然逆转。弃儿战力的崛起,极大程度做为一种补充,不但拉回两国军力平衡,甚至罗曼帝国虽然若于花冠帝国的国力,但肯定比军国主义的狂战帝国要更均衡稳定。也体现出优势。

两相对比,不是狂战帝国没预估到自大疏忽这样的形式变化。

只是他们想不到,这一切居然都是因为弃儿而改变的。

那个弃儿是谁,三年没见彼此都显得有些陌生,可是对他却再熟悉不过,甚至时刻不敢忘。

哪怕,三年了,他一次面都没露过,听消息都不容易。

“除了两年前那次剑圣法神齐出却失败以外,再没他消息了。”

施耐德还是忍不住,想不搭话,却不自觉开口:“圣庭已经放弃追捕了?”

艾格妮丝见他开口提起,弯起嘴角笑容,让施耐德都有些失神。

“不是不追捕,只是爷爷后来的重心也没法集中在他身上……”

似乎提起他,艾格妮丝的动作表情都生动。微微耸肩,支着下巴歪头俏皮眨眨眼:“不过他还真是滑不溜手,难抓难找不说,如今的战力也真的好强大。”

施耐德失笑:“他还说什么了。虽然认识相处时间不长,可每次他都笑呵呵的,让你一点漏洞都找不到的同时,轻易把你玩弄股掌间。”

“把谁啊?”

艾格妮丝弯起嘴角笑着嘀咕:“我们好像还不配吧?”

施耐德一愣,无奈点头:“也是。他好像只和你爷爷还有校长皇帝族长圣女之类的交手。反而我们这种权贵子弟再顶级,在他那就是信手逗着玩的对象。”

艾格妮丝似乎也出神想着什么,笑而不语。

施耐德也陷入回忆,不到一年的相处,却好像那一段时间,比这三年都有趣,值得回味。

想想三年时间,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无聊,乏味,就这么过去了。

“哎。”

“哎。”

许久之后,不约而同叹口气。随即愣住对望,反应过来都相视一笑。

“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施耐德摩挲长剑:“如果是别的弃儿,我说这话估计会让人当做有病。可如果是他……”

施耐德沉默片刻,看着艾格妮丝:“老实说,有点想念。”

艾格妮丝眼神变幻,不动声色踢动地面,歪头看着施耐德:“想他啊,这简单。”

起身抻着懒腰,艾格妮丝背手调皮笑着:“这次武技课对战,杀了飞弦苏格蕾。保证你很快见到他。”

施耐德一愣,呵呵笑着摊手:“未必吧。我恐怕会先死在伊芙婕琳娜女皇手上。好歹也是一国皇储呢。这个祸我可惹不起。”

“哦?”

艾格妮丝轻笑:“这么说,反倒曾经的同学情谊不算什么了是吗?”

施耐德耸耸肩:“同届嘛。真正的同学她只有一个。”

停顿一下,施耐德笑着:“再说她也就比我晚一个月,却进阶法神了。剑圣和法神对战,轻易能被对方杀死,需要的差距绝对不可能是一个月。”

突然愣住,施耐德哭笑不得:“怎么越说越认真了?!”

表情怪异打量艾格妮丝:“还是说……我无意中感受到你不是开玩笑的。”

艾格妮丝看着他轻笑:“我说过我是开玩笑吗?”

施耐德看着艾格妮丝,就这么看着。许久之后,笑容慢慢变淡。但并没完全消失,只是他标志性公式化的笑容。

“原来这才是你突然到访的目的。”

艾格妮丝没否认,看着施耐德:“你不会一直等到你爷爷你父亲最后轮到你接位吧?”

施耐德点头:“是等不到了。如今已经双线开战,再杀掉花冠皇储,直接惹怒花冠帝国对狂战帝国宣战,狂战帝国也不复存在了。”

艾格妮丝一顿,定定看着施耐德:“你都想得到的,我会想不到?”

施耐德皱眉:“这是教皇陛下的意思?”

没等艾格妮丝说话,施耐德已经自己否定:“不。是他的意思,会和我爷爷说,不会私下通过你让我传话。如今的形式圣庭肯定和狂战帝国联合,不需要这么迂回。”

艾格妮丝眨眨眼笑着:“算你聪明。”

可施耐德此时,的确不认为,有什么好笑的氛围。

因为他感受到艾格妮丝认真的原因不是态度,而是此时站起,慵懒对着阳光抻着懒腰,随即背对他传来的话。

“放心不用你杀……”

艾格妮丝慢慢转头,目光平静直视他:“只要你帮我用一些人,替换掉你的同班同学……而已。”

深圳牙齿不齐矫正的方法
北京前海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看癫痫病医院
宝鸡妇科医院那个好
榆林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