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永生武圣 第五十八章 成仁取义

2020-01-16 19:20: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永生武圣 第五十八章 成仁取义

旧力未散,新力又至。

秦宇皓刚猛霸道的掌力蕴含着无上至刚至猛的气息,更让他觉气息窒滞,不敢正面直撄其锋,但一直闪避却也不是办法,只好右掌斜斜挥出,与孙奕的掌力罡风偏势一触,打算借力用力,先远远撤离出去。他却不信,孙奕的掌力能够维持十数余丈,依旧力量不减。

但他只是侧面这么微微的一碰,顿觉右臂酸麻,胸中气息登时动荡,他赖以成名的寒冰真气竟然半点与孙奕那莫名的真元对抗的力量都没有,节节败退。他心中骇然,这只是借力用力都是如此,若真的对上这一掌,岂不立即完蛋大吉?

周边围观者群情耸动,秦宇皓那是仅次于无双大少、北原女武神之后的绝顶人物。世人都说秦家一门双杰,在封都的风头也是一时无两。哪里料得到对上孙奕,竟是如此狼狈,不免面面相觑,肃然无语。

孙奕那里会给秦宇皓喘气的机会,仁義掌拼的就是势,刚猛无俦,但不及无为掌圆融持久,亦不急显如掌千变万化,********,绝不留手。

可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时候,地上突然升起了数十道冰刺,尖锐的如针的冰刺将孙奕团团围困起来,仿佛一道牢笼,将他困在其中。好在他察觉及时,并未有继续前冲,不然后果堪忧。

以孙奕对灵气真元的敏锐观感,竟然丝毫没有察觉这冰刺陷阱的存在。

秦宇皓见孙奕给困住,松了口气之余,眼中也闪过一丝厉色,先前的狼狈让他意识到孙奕将会是他天敌一般的存在,若不是新学的这一手寒冰囚笼,他真拿孙奕丝毫办法也没有,这种敌人绝对不能有半点留手,他正待展开反攻,神色却突然骤变。

只听孙奕长吟:“浩气当胸!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浩然正气的诗句,配上浩然正气的力量,孙奕周身突然散发出炽白中泛着金色的光芒,龙元的力量似乎化成了一条若有若无的金龙,咆哮着绕着孙奕的周边转了一圈,数十道冰刺在瞬息间蒸发为空气,这一下连化成冰水的时间都没有。

金龙摧毁了寒冰囚笼后,在孙奕的超控下呼啸着冲向了准备动手的秦宇皓。

这一招叫做“成仁取义”。

历朝历代之所以推崇儒学,儒学里忠君爱国的思想身为关键,也是因为这种思想,历朝历代尤其是面对异族入侵的时候,都会涌现一些为国为民的民族英雄,他们杀身以成仁,舍命以取义,上演一段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在地球上的文天祥、陆秀夫便是此类人,这个世界并无文天祥,但也有类似的为国捐躯的英雄豪杰,“儒家故事大全”里也有类似的记载,正气歌也是应情应景。

“成仁取义”正是仁義掌的最后一招,也是最为刚猛霸道的依照,招如其名,成仁取义就在这一下。

咆哮的金龙直冲秦宇皓而去,面对这威力可怖的一掌,秦宇皓那里敢抵挡,但是他突然发现,孙奕这一掌看是简单,却妙在其中,它至刚至猛至快,海啸般的掌力瞬息便达面前,竟是避无可避躲无可躲退无可退之局……

秦宇皓应对不可谓不快,几乎在瞬息间便做出了决定,将毕生力量凝聚于双掌,对着孙奕海啸般的掌风对轰了去。他修为极高,较之孙奕由要胜过一筹,玄冥寒冰劲亦是天下一等一的功法,这一全力施展,阴寒的气息仿佛凝聚成一道冰墙直接与孙奕的金龙撞击在了一处。

但是仁義掌气势虽然恢宏,实际多是假象,真正的力量却凝聚于一点,而秦宇皓的力量却分散成面,两股力量撞在一处,高下立分。

咆哮的龙直接撞碎了冰墙,撞在了秦宇皓的身体上,将他直接打飞下了擂台。

秦宇皓在被击中的瞬间仅存的一点意识便觉得全身燥热不堪,宛似身入熔炉,心道:“完了……”

阴阳相生相克,确实可以相互融合,但大多都以相克为主。孙奕的龙元之力至刚至阳,正是阴寒属性的克星。秦宇皓给龙元之力击中,刚阳之力将会侵蚀他自身的寒冰真气,大损他修为。这些天得左丘辞指点的精进,算是白瞎了。

由开始至结束,不过盏茶功夫,孙奕只出了三招,秦宇皓也仅仅还了一招,前者几乎是一面倒架势赢了这场对决。

周边没有欢呼也没有喝彩,有的只是一片莫名的寂静。

他们以为会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对决,他们以为这龙潭试的冠军与亚军之间的差距并不大,但面前的情况却打出他们所有人的意料……以至于惊讶的没有半点声音。

直至传来唐思志得意满的大笑……

唐思也想不到龙潭试对孙奕修为的精进,竟然到了这种地步,但他神经大条,惊讶一阵很快就恢复过来,见自己十数年的对手秦宇皓像死狗一样的躺在擂台下面,心情就意外的舒畅。

千米之外!

左丘辞见秦宇皓败得如此凄惨不堪,面无表情的吐了二字:“废物!”

“左兄这话有些过了!”一道身影出现在左丘辞的身后,正是楚帝最信任的内侍也是皇宫第一高手赵宫,他不动声色的出现,目光落在千米外的比武台上。虽然相隔千米,但以他的修为,这点距离与雅座没什么差别,“郡马的纯阳力不逊于左兄梦寐以求的九幽阴煞寒气,他施展的又是五百年前文圣名震天下的诸子拳法,天时地利人和都在郡马身上,秦二少之败,非他无能。实在是因郡马天赋机缘,委实可怕。未来这天下扛鼎之人,必有他一席之地。”

左丘辞冷声道:“你藏在暗处观察许久,就为了跟我说这废话。”

赵宫微微一笑,也不生气,道:“天命使然,左兄何必强求?”

“哼!”左丘辞毫不客气的道:“我从不信什么天命,我想要的东西,一定要弄到手。但是你放心,我左丘辞不是什么君子,却也不屑对一个后生晚辈出尔反尔。”他转身既走,毫不留念。

赵宫突然瞧向身旁的小巷,小巷里空无一物,不解的皱了皱眉,见事情圆满结束,也未久待,往皇宫方向快速掠去。

重庆市开州区中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镶牙植牙安全吗
生物免疫治疗癌症缺点
秦皇岛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湛江市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