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躺枪你是否是也曾用过这几种藏手机的方法陈教育

2020-03-27 14:46: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躲避现实,中国儿童剧没法长大

英国儿童剧触及各种题材

【环球时报 李虹】1棵漂亮的古橡树应当为建一个超市游乐场被伐倒吗?寻求财富增长的贪婪者可以随便破坏环境吗?由中英儿童剧艺术家联手打造的英国经典儿童剧《跷跷板树》将于12月22日在中国儿童剧院首演。这是英国历史上第一部讲述社会问题的儿童剧,其深入的意义也引发了人们对社会题材儿童剧的关注。

《跷跷板树》是英国“国宝级儿童剧作家”大卫·伍德的原创剧目,1986年在英国首演时,受到社会广泛关注,也成为英国首部被国家级媒体重点报道的儿童剧。剧中以一种有趣但发人深醒的方式来看待一个重要的社会问题——环境保护,并通过讲述动物们的恐惧、坚韧和不能不从树上撤离,唤醒大家保护环境的意识。此剧英方导演由英国儿童戏剧家亚当·斯坦福德担当,他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橡树是英国的国树,树上栖息着很多不同种类的动物,它们性情悬殊、地位不同,就像人类社会中不同身份的人,英国人称之为“橡树社区”。《跷跷板树》不但探讨了一个严峻的社会问题,还告知孩子们两个深入含义,1是我们的选择和决定可能会影响他人的命运;二是如何在与人交往中求同存异。

亚当告知《环球时报》,英国儿童剧触及各种题材,像《跷跷板树》这样关注社会问题的不在少数。与此相比,中国的儿童剧的题材比较单一,童话剧、神话剧占据了大部分份额,而关注现实社会的儿童剧却较为缺少。中国儿童艺术剧院院长尹晓东对《环球时报》说,目前的中国儿童剧现状是“童话好编,现实难写”,社会题材的儿童剧比成人话剧难写很多,因而根据经典童话故事直接改编就成了一个稳妥的做法。1说《白雪公主》《灰姑娘》谁都知道,改编外国经典相对容易,观众的认可度也高,而社会题材的儿童剧创作最难,也最为欠缺,市场驱动力不高,可谓费力不讨好。“一个美国同行曾说,我们看过不少表现中国传统文化的儿童剧,但更希望看到反应中国孩子今天生活的作品。但中国目前这样的作品的确很少,不能不说是个缺憾。”

儿童剧不能低龄化、简单化

“关怀当下,关心孩子,就不能躲避当下生活中孩子们面临的心灵与精神成长问题。”中国儿童艺术剧院副院长、剧作家冯俐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这样表示,艺术是一种记忆,应当反应当下社会生活。避开现实社会生活,中国的儿童剧没法“长大”。

不久前,中国儿艺推出的国内首部“成长戏剧”《山羊不吃天堂草》亮相北京舞台,该剧聚焦少年心灵成长历程,直面社会现实问题,关注和表现现今孩子的心灵成长,书写了一个进城打工的乡下孩子明子的内心世界和成长历程,不但能给孩子以心灵启发和精神滋养,也能给成人以昭示,在稀缺表现现实生活的儿童剧这1背景下显得尤其突出。原著作者曹文轩告知《环球时报》:“这部儿童剧成功将文学变成了艺术,整部剧的中心压在一个词——悲悯,对那样一群来自乡村人的悲悯,对所有的人悲悯。不管是乡下人还是城里人,我们都面临着我们没法解决的种种窘境,我们在思考怎样来共同面对。孩子们在剧中和主人公明子一起挣扎、一起思考,也学会了面对苦难如何仍然保持优雅。”

作为该剧编剧,冯俐告知《环球时报》,有些人认为孩子的生活跟现实社会有距离,事实并非如此。儿童剧不能低龄化、简单化,成长是一个永久的话题,《山羊不吃天堂草》通过一个孩子从农村走向城市、从家庭走向社会、从孩子走向成人的心灵成长过程,让走进剧院的观众在这个其实不熟习的社会阶层的人物身上,看到熟习的自己。剧中人物所经历的心灵成长历程,会令每名青少年乃至成年人感同身受。

社会题材不是生活的照搬

在采访中,发现,很多业内专家都认为缺少原创和创新,是目前社会话题儿童剧创作和发展的最大瓶颈。著名话剧导演王晓鹰认为,与国外相比,国内儿童剧显得过分强调文娱化,但其目的并不是真的去文娱儿童,而是为了在国内庞大的儿童市场里挣票房。当创作出发点、演出氛围、创作意识都变成经济利益优先时,社会题材儿童剧作品自然就少了。“大家都在说现实题材儿童剧难创作,我看问题的要害还在于创作意识,要有对儿童心理、儿童成长教育的感,才可能去深究、俯下身去创作新作品。”

中国儿童剧舞台尤其不能缺少表现现实社会生活的题材,不能缺少当下社会生活中的孩子形象,不能缺少对孩子内心世界的开掘与发现,不能缺少人文关怀和担当。冯俐告知,今天的孩子生活在社会里,要让孩子们看到人生旅程中的真实景象。正在上演的《木又寸》也是中国儿艺关注现实生活的一部力作,它不但仅是写大自然,它写的是生命,自然的和人类的生命,是命运,自然的和人类的命运。1棵小树在每一次迁徙和分离中发现,熟习的身旁世界在1点点发生变化,这正是成长所带来的变化。“写这个戏的是想在孩子心中重重地触摸一下。这一下力度有点强,孩子可能会有点不适,有点伤心,但希望每个看过这个戏的孩子都能记一生,学会善待这个世界上一些有生命的东西!”

曹文轩对《环球时报》说,现实离不开苦难,苦难教育是孩子成长进程中不可或缺的1课。我的作品几近都是悲剧,这不是我刻意的寻求,由于我的艰苦的童年生活深深地影响着我的写作。四季中有一个季节是我最不喜欢的,那就是春季。春季在诗人的语句中往往是最美的,可是在我小时候,春天意味着青黄不接,暖烘烘的太阳,把全身的毛孔都烘开,感到体内的能量耗散着,我只能躺在床上不敢多动。吃过糠、吃过草,这些曾的苦难往事,让我有了更丰富而深入的人生体验,也充盈在我的作品当中。而这些反应在文学艺术作品中常常具有感动人心的气力。

冯俐还强调,现实题材的儿童剧不是生活的照搬,也不能说教。目前国内很多儿童剧剧本或是成人化,偏重说教,脱离生活;或是幼稚化,低估了当代儿童的欣赏要求和精神要求。这是把儿童戏剧的创作想得过于简单和片面化了。我们需要带给孩子欢乐的作品,也需要具有文学性的、能拨动心弦、滋养灵魂、影响孩子一生的作品。

有解决真菌感染的方法吗
手足癣的治疗方法有什么
有什么方法能治疗真菌感染
真菌感染有什么治疗的办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