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我是系统之女帝养成计划第161章震动安京

2020-01-21 22:45: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是系统之女帝养成计划 第161章 震动安京城(第5更)

一秒★小△说§..Org】,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ps:五更爆发完毕,再祝大家平安夜快乐

——

南唐武院内院考核,两名少年摆擂九十八天,在安京城内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热点。纵使人们不甚关注,闲暇时也会问上一问。故此,两家武院在摆擂处的摩擦冲突结束后,也在最短的时间内便传遍了整个安京。

一个导师被人家一个院生拿大树砸的落荒而逃,另一个号称同境无敌的剑客,连第二剑都没出就被人一巴掌击败。

南唐老百姓只当茶余饭后的谈资,最多骂几声楚云的霸道以及南唐的无能,也不会多心。可在真正掌控权柄、对这个国家有影响力的人群当中,却是掀起了轩然大波。

南唐武院内,十几个人围坐一堂,各个面色凝重,议论纷纷。

“丢人现眼!堂堂武院导师,竟然被一个院生所败!”

“据说对方是内院院生,也是聚气境。”

“聚气境又如何?魏山岭可是聚气八层,阅历和身份更在那摆着呢!”

“袁残生不也输了吗,怎么不见你说。击败他的人,只是区区一个侍卫。”

“侍卫不确定因素很多,很有可能是隐藏境界的高手,输了也不奇怪……”

“这话倒是好听,可说到底还不是为了拍那一位的马屁。”

“你……”

坐在正首的一名老者咳嗽了一声,打断众人的议论争吵。

“好了,全都安静一下。”

说话者为南唐武院外院院长,身份地位明显比孟西川那个外院院长有含金量。他一开口,所有人都噤声了。

“袁残生和魏山岭输了,这是事实。打败他们的人来自楚云武院,这也是事实。”南唐院长道:“根据在场人描述,击败袁残生的那个人,与楚云的院生们很是熟络,不像是寻常侍卫,九成以上也是武院出身。而击败魏山岭的那个小丫头,更是毫无疑问的院生。”

南唐院长浑浊的眼神中闪着异色:“现在去调查什么原因,找怎样的理由,都没有任何意义。我此时只想让各位扪心自问,若是换成我们的院生,面对魏山岭乃至袁残生,能做到怎样的程度!”

所有人都沉默不语。

不是他们没想过,而是不敢去想。

那两个人的实力大家都很清楚,尤其是袁残生,更是那一位的弟子。即便再如何轻敌大意,也不是院生所能力敌的。别说院生了,南唐武院的导师有一个算一个,只要不入先天,没人能接住袁残生三剑。

“三日后,我们便要与楚云武院正式接触。”南唐院长叹息道:“不管其他院生有没有今天那两人的实力,只要有那两人在,我们南唐武院,又有几个能与之抗衡?”

众人更是低下了头。

几个?一个都不可能有。

“原定的交流方案改一改吧。”南唐院长铺垫了那么多,总算说到了主题:“所有的比武项目都取消,之前准备的两院考核也取消。待楚云武院的人到了,只与他们进行常规的参观交流……”

南唐院长有条不紊的坐着安排,有人似有不甘,但却无言反驳。

原想着给楚云人一个下马威,让他们知道南唐不可欺,更在某些利益问题上占得先机。可经过今天的事情,再准备那些事无异于自取其辱。人家连你这边的导师都收拾了,还怕区区一群院生?

而且还有一件事,南唐院长没有说。当时那个男人也在场,那个疑似击败岩鸿的男人。而那两个出手的人,似乎也跟那个男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南唐院长心中突然一阵绞痛,更是阵阵迷茫。楚云武院的那个老怪物尚在,现在又冒出一个神秘的年轻强者。南唐还要在夹缝中生存多久?就要一直这样走下去?还是真要把所有的希望,要放在那些妖魔的身上吗……

……

同一时间,另一地点,没有大门入口的深宅大院。

“袁残生竟然会输?”儒雅老者颇为意外。

“人族小子不成器,亏得还把《十殿阎魔煞》传给他。”邋遢书生一脸的戾气:“也是他自己愚蠢,《冰蟒剑法》和《玄冥气》虽然克制我族,但袁残生却只是人族,根本不会受太大影响。若是上去便全力以赴,怎会输给区区一个侍卫!”

儒雅老者沉默片刻,缓缓开口道:“人族武决克制我族的不少,但也不是很多,《冰蟒剑法》和《玄冥气》更是鲜见。习得一门还说得过去,可两门武决都被一人习得,运用还那般的如火纯青,就不会是偶然了。”

邋遢书生面色一沉:“您的意思,那侍卫是剑楼之人?”

“薛冰寒已入南唐,带几个剑楼侍从并不奇怪。”儒雅老者道:“但那侍卫却和武院中人走的甚近,这就有些诡异了。而且据报,那五境修为的汉子,似乎并非是隶属楚云的高手,更像是保护使团中的某人。”

邋遢书生思索片刻,突然眼睛一亮:“剑楼千金冷漠雪不知何故,入了楚云武院。莫不是此番,她也随团入了南唐?若是她的话……”

“若是她的话,你想怎样?”儒雅老者瞪了邋遢书生一眼:“难道你以为剑楼会因为一个少女便能被人掣肘?还是觉得剑楼正缺合适的借口对我们出手?”

邋遢书生一阵尴尬。

“但如果真的是她,那就说明剑楼对我们已有歹意。放任那位大小姐深入南唐,是想以此为饵……”儒雅老者眼中闪着不安:“此事不可等闲视之,需要探查一二。”

邋遢书生行事多狂妄,可听得剑楼有歹意的词句,眼中还是不禁显出惧色。“如何……如何探查?”

儒雅老者想了想,道:“木合提最近在做什么?”

“安排进城卫军了,没怎么管他,平日办些杂事,也算是老实。”邋遢书生提起木合提是一脸的不屑:“也就是您仁慈,才庇护那等人不人妖不妖的杂种。”

儒雅老者眉宇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恼怒,淡然道:“既然修出妖魂,皆为我等同族。今日这样的话,以后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再听到。”

邋遢书生应了一声,但神情间还是不以为然。

妖魔的强大主要来自于血脉,对血统的在意程度自然也远超他族。对于妖魂木合提,没有一个妖魔会把他视为同族。岩鸿还惦记一下木合提的人魂肉身,可对邋遢书生这种思想略守旧些的妖魔来说,人魂肉身再珍贵十倍,也不会想着炼为己用。

儒雅老者眉头皱了皱,但也没有深说,吩咐道:“探查那个侍卫的事情,交给木合提去做。只需把任务交给他,别的都不用多说。他是个聪明人,知道该怎么做。”

“好,我这便去办。”邋遢书生衣袖一卷,化作一阵黑雾消失,儒雅老者的神情越发显得凝重。

儒雅老者,袁残生之师,南唐妖魔之首,妖王月山。

妖王月山对于南唐国的意义,亦如同楚云武院老院长对楚云国的意义相同。

与许多人想象的不同,他并不是在南唐打下基业的妖魔。当年那个妖魔是他的老师,他只是继承了妖王月山这个名字。之所以选择他来继承,不是因为他的强大,而是前任妖王知道,他和所有的妖魔都不同。

妖魔们有在北域青州扎根立足的野心,南唐就是根基所在。而如果只有一个妖魔能实现这个设想,唯有他。

相对于冷漠雪的底细,妖王月山更在意的人其实是张南。

剑楼大小姐的身份固然敏感,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那虽然是个炸雷,可只要不戳破就不会炸。不管剑楼再谋划什么,终归是明面上的对手,总有法子去应对。反而是击败岩鸿的张南,身上不确定的因素太多。

让木合提去试探冷漠雪是一方面,更多的是他想试探张南。

木合提远来南唐是为躲避仇家,而仇家是什么人,连他自己都说不清。但没人比儒雅老者更清楚,能将一个妖魂逼到这种程度意味着什么。

妖魂不主动显露真身,再强的武者都不可能发现。而想诛灭一个妖魂,也非寻常手段可以做到。让木合提恐惧的原因只能有一个,他窥探到了对方的神魂。能让妖魔颤栗的神魂,月山都不敢想象会有多么强大。

张南是使团中最强大的人,妖王月山需要知道,张南有没有可能是让木合提恐惧的那个人。如果是的话……

妖王月山的眼中异芒闪动。

——

ps:打赏合击团↓↓↓↓↓↓(未完待续。)

江门市中心医院
南阳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四川治疗牛皮癣的医生
河北妇科治疗方法
临沂治疗牛皮癣价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