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大蒜电子盘六度崩盘7亿资金消失考量政府监编制

2020-11-18 14:27: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大蒜电子盘六度崩盘 7亿资金消失考量政府监管

7月28日,深陷危机的大宗商品电子盘市场青岛金智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金智发”)再一次对交易商爽约,原定出台的重组方案细则再次被推迟公布。

“这份公告只字没有提出金的事情。”来自山东省金乡县的投资人陈大海(应被采访者要求使用化名)7月30日向《华夏时报》介绍情况时焦灼万分,投资人已经确认青岛金智发保证金账户上的将近4亿元保证金不知去向,但目前公安机关还没有正式立案。加上山东大蒜电子盘2.9亿多元交易保证金被抽逃一空(见本报7月24日《山东大蒜电子盘重蹈覆辙》),这两次共7亿元资金消失。

更加让陈大海担忧的是,青岛金智发的办公地已经人去楼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宗文雷也联系不上。

“算上刚刚出事的山东农如果继续开传统家电业务销售产品,这已经是这几年倒下的第6个大蒜电子盘了,大蒜电子盘已经成了‘高危’行业。”锐财经期货分析师展江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作为类期货市场,电子盘交易最大的作用原本应是套期保值。但当投机者倾其所有甚至举债借贷梦想借此发财时,一切都变味了。

金智发“崩盘”

青岛金智发出现问题,是在山东农产品电子盘总经理“跑路”的两天后。

“当时我和其他20多位投资人正在济南上访,忽然发现青岛金智发也出问题了。”陈大海告诉本报,他在山东农产品投了30多万元,在青岛金智发投了60多万元。

“山东农产品”的崩盘,爆发在大蒜远期合约上。而青岛金智发也是以大蒜远期合约交易为主的,且规模比“山东农产品”更大。

陈大海告诉本报,他7月16日赶到青岛的时候,已经有很多投资者赶到青岛金智发申请“出金”。就在前一天(7月15日),青岛金智发发布紧急通知称:打造经济发展新的 发动机 。尤其是总理前两天又去3W喝了杯互联咖啡“因今日出金金额过大,超过设置的最大值,经沟通设置已更改,但当天不能生效,所以请需要出金的客户明天再行出金。”

所谓出金,就是客户将资金从青岛金智发的账户上转移到自己的账户上。可以是平掉持有头寸后出金,也可以是将多余的护仓资金转出。

7月16日,已经等了一天的投资人没能出金。7月17日,青岛金智发再发公告称:“因和银行对接系统升级,出金暂时停止,7月22日可以正常出入金,期间交易可以正常进行,望广大交易商谅解!”

到了7月19日,其公布的出入金时间(7月22日)还没有到来,青岛金智发却再发公告称:“公司因故整顿重组,自7月21日起停盘,重组方案于下星期公布。”

一个以“青岛金智发重组筹委会”的名义召开的重组 “研讨会”,于7月24日在江苏丰县召开。会上,一个自称来自“重组筹委会”的人承认,青岛金智发盘面出现了1.1亿元的资金漏洞,已经没有资金供投资者出金。

陈大海告诉本报,青岛金智发通知投资人,即个人权益在10万元以下的投资者可以立即出金,总资金在1300万元左右;而10万元以上的投资者权益折算成相应的股份入股,这部分投资者的权益总额约有1亿元。

陈大海提供给的截图显示, 7月11日金智发保证金账户余额还有38350.89万元,而目前该账户余额却不足20万元。

“金智发盘面的虚拟资金现象,比此前出事的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还要严重。”与陈大海一起前来找求助的投资人杨先生介绍,在3.84亿元的交易保证金中,真实资金只有1.19亿元。

对于金智发账户资金的流向,目前市场有多种猜测,一是金智发将资金挪作他用,二是金智发通过虚拟账户将资金转走。

更让陈大海他们担忧的是,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虽然把资金卷走了,但卷款的人都逮捕归案了,钱也追回来了一部分。而青岛金智发的实际控制人宗文雷,目前已经“失联”,公司的办公地也是人去楼空。

“这个电子盘涉及资金太多,如果重组失败,后果比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要严重得多,交易商损失太大了。”杨先生对本报说道。

大蒜盘“毁人不倦”

在陈大海看来,即使重组成功,也难以保证投资人拿回投资款。

“‘龙鼎盘’就是个例子。”陈大海担忧地说道。

在轰动一时的日照“龙鼎盘”崩盘事件中,最后的结局就是以大户权益折算为股份而告终,济宁某公司也因此成为“龙鼎盘”的大股东。但“龙鼎盘”此后挣扎数年,如今在市场上已经杳无踪迹。

“我在‘龙鼎盘’的200多万已经没有拿回来的希望了。”远在成都的李强在中告诉本报,5年多了,已经不再有什么奢望。

大蒜无疑是国内大宗商品中远期电子盘交易过程中最令人头疼的品种之一。

本报注意到,过去5年中,因为违规对赌或操纵价格,山东日照龙鼎电子盘、山东金乡大蒜国际交易所及江苏盐城恒丰电子交易盘均悉数折腰,并最终导致市场主体毁灭。其中除龙鼎盘的股东及高管涉险脱身之外,其他2个电子盘的老总均被立案调查。

第四个垮掉的是国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主导的大蒜电子盘(以下简称“国兴盘”)。

国兴盘2012年8月发生突然停盘。当时壳公司名为“山东国鼎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国兴电子商务实际控制人隋东被警方以“非法经营罪”控制,此后,这家涉及到水泥、螺纹钢、大蒜、蒜薹、生姜、马铃薯等十多个交易品种的电子交易盘陷入瘫痪。

值得注意的是,隋东出事之后,该市场在事实上仍然长期存在,其中大蒜交易非常活跃,一直到2013年三四季度,由于价格操纵等不法现象严重,导致大量投资者严重亏损,进而引发群体性事件,再次将其送入了监管层的视野,如何严禁电子商务公司从事标准化合约交易问题,开始进入监管层的整顿目标之内。

“山东农产品、青岛金智发连续出问题,有关部门难辞其咎。”展江说道。

堵还是疏?

“大蒜电子盘已经发生那么多问题了,不知道为何还有那么多人做。”在很多局外人士看来,都是投机心理在作祟,所以这些受害者不值得同情。

本报注意到,作为产量占全国总产量60%以上的中国“蒜都”,山东省金乡县云集了全国各地的贸易商,其中不乏资金过亿元的大户,实力在百万以上的中等贸易商更是普遍。

据陈大海介绍,山东农产品和青岛金智发两个电子盘的投资人中,金乡人占了80%以上。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炒蒜”在金乡似乎已成为财富和一夜暴富的代名词。

“一些电子盘操纵市场,用虚拟资金控盘、恶意拉升打压、挪用客户保证金、限制现货交收等,使盘面沦为了彻底的投机场所,脱离了为现货服务的本质 。”展江认为,电子盘问题频发的主要原因是其自身以虚拟资金参与市场交易,这也是整个行业亟须整顿的恶劣现象。

不过,2014年无疑是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核查与整顿最为严厉的一年。据生意社统计,在今年的核查与整顿中,全国有40多家市场遭受重大打击,轻者暂停交易,重者直接关门。

在展江看来,此类电子盘既然蓬勃发展,说明市场有需求,在整顿过程中应该以“疏”代“堵”,不应该一棍子打死。

“建议明确管理部门,实施经常性检查和交易数据汇总抄送制度,严格监管客户资金,实施真正的第三方监管。”展江建议道。

认知功能下降早期症状是什么
TX品牌
藤黄健骨丸
TX营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