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IPO持续零申报发审会短期难重启

2019-10-15 07:00: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IPO持续零申报 发审会短期难重启

SMM讯:在连续16周无新增初审企业进入首次公开发行(IPO)名单的同时,又有3家企业被终止审查。目前仍有682家企业在排队等待IPO,其中上交所主板排队企业169家,深交所中小板有281家,创业板有232家。

在连续16周无新增初审企业进入首次公开发行(IPO)名单的同时,又有3家企业被终止审查。

证监会最新披露的数据显示,河南蓝天燃气股份有限公司、昊天节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吉隆光纤通信股份有限公司分别在上周终止审查,其中,河南蓝天燃气股份有限公司拟在主板上市,保荐机构为招商证券,审核状态为初审中;而昊天节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和南京吉隆光纤通信股份有限公司此前均打算在中小板上市,审核状态也同为落实反馈意见中,终止审查时间恰巧也在同一天3月27日。

而这天,证监会通过官方微博发布消息,表示首发企业可以根据自身意愿,在沪深市场之间自主选择上市地,不与企业公开发行股数多少挂钩,同时鼓励企业除在A股市场上市外,还可以在充分权衡成本收益的情况下,选择在新三板挂牌、到境外上市等多种方式融资发展。

一位投行人士分析,除了业绩下滑外,不排除一些企业因为等不起而离开排队队伍,自愿分流去选择别的融资途径。

今年以来,已经有21家企业终止审查。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指出,目前,申报企业较多,发审会重启的条件还没有完全具备,还需出台有关投资者保护的落实措施、详细信息披露的进一步规则等,加之预审队伍人员数量有限,从考虑改革强度与市场可承受力度的平衡出发,年内审核完600余家拟IPO企业的任务不可能完成,消化现有存量还需较长时间。

这将迫使那些急需融资发展的排队企业离开A股市场,它们不得不转道别的融资渠道,比如通过企业债、并购重组等满足资金需求。上述投行人士指出,这也让急于登陆A股市场的企业冷却下来,对于增量IPO申请,证监会或会暂缓考虑,IPO零申报情况将持续。

公开信息显示,证监会于2013年11月30日正式宣布重启IPO,除了在2013年12月6日新增武汉农尚环境股份有限公司加入创业板初审排队之后,截至2014年3月27日,A股已整整17周没有新公司进入初审大军,深交所中小板与上交所主板的待审企业更是自去年11月29日就已暂停扩编。

目前仍有682家企业在排队等待IPO,其中上交所主板排队企业169家,深交所中小板有281家,创业板有232家。

------------------

小修小补难治IPO政策硬伤

3月21日,证监会接连出台新政修补IPO政策漏洞。应该说新政在保护中小投资者方面有进步,值得肯定。但由于这些修补都是治标之策,而IPO的政策硬伤依旧,因此实施效果未必能达到预期目标。随之而来的市场博弈有可能产生新的问题,类似的小修小补在今后可能没完没了,这是不利于稳定投资者预期的。

不该保留下配售的尾巴

让人眼前一亮的是,新股申购明显向上申购倾斜,增加了下向上回拨的档次,当上有效申购超过150倍时,下保留的配售数量不超过本次公开发行量的10%,其余全部回拨到上。此举基本封杀了专事下打新机构的生存空间。本轮IPO重启以后,已发行上市的48只新股中,上有效申购超过150倍的有5只,倍的有26只,低于50倍有17只。虽然达到150倍的还是少数,但倍的显然占了多数。根据IPO新政规定,该档向上回拨的比例为20%,而超过100倍的回拨比例为40%,这样下配售的比例已经很小。

考虑到新政实施后对下申购还有挤出效应,其中部分打新机构可能不得不放弃下申购转而参与上申购,这样将进一步提高上申购的倍数,进一步挤压下配售的空间。因此很多专事下打新的机构哀叹今后IPO将重回散户时代。其实这本来就应该是IPO政策的本原,下配售早已沦为利益输送的合法渠道,继续保留有害无益。现在新政将这个渠道的大部分封闭,剩余部分的竞争将更加激烈,更易滋生腐败。与其如此,还不如干脆取消。下配售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应该退出历史舞台了,这次新政仍然留下一个尾巴,改革不彻底,势必会产生一定的后遗症。

老股转让又添新伤

IPO新政仍然保留了老股转让,这是比较让人遗憾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时公司股东公开发售股份暂行规定》第一条开宗明义说是根据《公司法》等法规制定的,但却恰恰违反了《公司法》第141条的规定,该条明确规定:发起人持有的本公司股份,自公司成立之日起一年内不得转让。公司公开发行股份前已发行的股份,自公司股票在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之日起一年内不得转让。所谓根据,从何说起?这种硬伤是不可修补的,因此无论暂行规定中如何小修小补,都已注定还将留下新伤。

暂行规定第九条将老股转让数量限定为不得超过自愿设定12个月及以上限售期的投资者获得配售股份的数量,势必产生新的寻租空间。从常理来看,在可以认购无限售期股份的情况下,没有谁会主动认购必须锁定一年的股份。这条规定实际上已经堵死了老股转让的空间,但却仍然留下一条细缝。如果有人愿意钻这条缝隙,那只有一种情况,就是还另外存在私下的补偿交易,或者是假认购真代持

。而对如何防范此类幕后交易,暂行规定除了第15条的禁止性规定,并没有拿出防范办法来。过去的无数事实证明,只要留下这类灰色地带,就必然会有暗箱操作。

创业板降门槛自毁长城

对创业板IPO自降门槛,证监会发言人张晓军表示,放宽发行条件,还权于市场,交由投资者判断,是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的重要一步,不会降低对企业的实质性要求,风险可控,证监会将以信息披露为中心,加强事中事后的监管,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现实是,IPO重启发行后的48只新股中,有3只新股发行市盈率大幅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在连续三周提示投资风险后,反而受到了市场更为疯狂的追捧。在这种情况下,降低门槛让更多不符合上市条件的企业摇身一变成为合格的上市公司,这让投资者怎么判断?首批上市48只新股中已有多只业绩变脸,但这丝毫没有影响投资者的炒新热情,业绩变脸的新股并没有受到投资者的区别对待,这说明让投资者自我判断是不可行的。

治标不治本的IPO新政,必然引发市场的新一轮博弈。事实上,在本次IPO新政出台前,原来准备申报IPO的企业都在等待观望,只等新政出台,然后投其所好。包装上市早已是个公开秘密,也有人说包装是合理的,甚至包装是无辜的,都是因为上市门槛太高给逼的。现在好了,上市门槛降低了,但包装上市会就此寿终正寝吗?显然不会,因为还会有更差的企业觊觎上市圈钱。那怎么办?再进一步降低上市门槛吗?这就是IPO注册制的内涵吗?这不是自毁长城吗?

IPO申报玻璃门逼苦投行

27日下午,证监会官方微博发布《发行监管问答》,含蓄劝告发行人目前不宜申报新项目。

我们本来就打算发掉已经过会和已预披露的项目,其他处于培育期的拟IPO项目,想等到今年下半年再报材料。中信系一位资深保代向《金证券》指出,现在根据证监会的态度,新项目得押后了,没有时间表。

招股书正在紧张修改

首批新股上市后,IPO又陷入停发状态。加上IPO新规调整等不确定因素,小伙伴们虽然着急,却也只能干等着。上述保代调侃称。

不过,这种干等的状态在3月21日后得到改善。21日,证监会一口气推出了IPO五项新措施,包括老股转让、下询价、自主配售、信息披露等,再一次为新股发行制度打上补丁。

其中,进一步优化老股转让制度、优化募集资金限制最受关注。根据新规,新股发行数量与募集资金情况不再强制挂钩;而老股转让的最新规定则显示,老股转让数量不得超过自愿锁定12个月及以上的投资者获得配售数量,并不得存在财务资助等不当利益安排。

按照证监会的要求,新股政策微调中涉及新股发行过程的部分内容,企业还需按照要求修改招股说明书。上述保代也对《金证券》表示,其所供职的投行在首批新股发行中已经有3个项目上市,目前忙着完善已预披露项目的招股书。现在还不知道发审会什么时间重开,以前预披露资料的也都作废了

,需要根据新规则重新更改。但IPO关闸前已经预披露的那批企业会优先审核,所以这批招股书的调整很紧张的。

IPO申报玻璃门

IPO闸口一开,在审项目将按照证监会审核程序重新流动起来。但鉴于600余家企业排队的庞大规模,后续项目该如何进退?

据证监会公布的拟IPO排队企业资料,截至3月20日,已连续15周无新增初审企业进入拟IPO名单。目前共有685家企业处在上市排队通道,其中主板170家,中小板 283家,创业板 232家。

3月27日下午,证监会官方微博发布《发行监管问答--首发企业上市地选择和申报时间把握等》,含蓄劝告发行人目前不宜申报新项目。

《金证券》了解到,证监会的主要解释是,目前首发在审企业数量较多,在较长时间内难以轮到新申报企业。为了减轻企业成本和负担,建议保荐机构协助发行人合理把握申报时间,以免因在审时间过长,给企业正常生产经营造成不必要的负面影响。这实际意味着,IPO新项目申报似有还无,成了玻璃门。

预计短期内难以完成现有申报IPO企业审核,同时因启动证券法修改和注册制改革,新申报首发企业可能需要修改方案甚至重新设计发行方案。证监会发言人张晓军表示,这些特殊情况将可能造成新申报IPO企业发行成本增加,

这是否意味着证监会将暂时关闭新股申报?对此,张晓军表示,目前IPO企业排队积压严重,所以提示企业把握申报时间。新申报企业将按照受理的顺序

,安排审核。

改善沪市新股较少局面

证监会婉拒新项目,让投行不得不调整策略以应对新情况。

上述中信保代对《金证券》透露,根据部门的人事安排,除了在审的项目需要补充招股书的,其他人都先紧着手上的并购重组、债券等项目先做。至于培育期的拟IPO项目,要等到手上项目基本做完再弄。这样一来,新项目的材料申报至少要等到下半年了吧。

我们手上IPO储备项目不算多,没有打算押后申报。但目前新规出来,要修改的地方比较多,会等一等再申报。华南一家小型投行负责人对《金证券》表示,其团队将一部分精力投向新三板 、并购等项目。IPO停了这么长时间,投行都意识到了不能全部依赖IPO。以后IPO还是支柱业务,但比例会有降低。

对于连排队资格都还没拿到的拟IPO企业,证监会表示,鼓励和支持符合条件的企业到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并进行股权、债权融资,或到海外发行上市。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发行监管问答》,拟IPO企业可以自主选择上市地,不与发行股数挂钩,已申报的企业也可重新确认上市地。而在原发行规则中,企业选择主板、中小板、创业板时,需要符合相关股本和财务条件。主板中小板发行后股本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创业板不低于人民币3000万元。

除了已经过会的,其他在审企业都可以重新选择上市地,预计会改善沪市新股较少的局面。北京一位投行高管对《金证券》直言,原先已经预披露的企业,还需要重新预披露,所以是可以重新选择上市地的。该高管表示,主板、中小板的发行条件差不多,更改上市地的企业估计会在它们之间产生。而创业板发行条件不一样,如果要改就必须重新申报材料,重新排队划不来。。

对此,红塔证券投行总经理沈春晖直言这是一个好消息:拟IPO企业可自主选择深沪交易所,回到十几年前的自主选择时期。两家交易所的竞争,受益的是企业。

A股IPO积压严重 将促外资入市

证监会昨日召开发布会,发言人张晓军回应了市场热点问题。

张晓军称将鼓励拟上市企业以多种方式融资和促进外资入市等手段化解A股IPO积压严重的问题。

张晓军表示,当前IPO在审企业排队积压现象较严重,新申报企业预计在较长时间内难以完成审核程序。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协助发行人合理把握申报时间,避免给发行人带来不便。

他表示,除在A股市场上市外,企业还可以在充分权衡成本收益的情况下,选择在新三板挂牌、到境外上市等多种方式融资发展,对此证监会都会予以鼓励和支持。

张晓军表示,未来将继续推动相关外汇管理和所得税政策的进一步完善,创造更加便利的投资环境,吸引更多境外长期资金进入我国资本市场。

张晓军表示,从RQFII资格申请情况看,各类机构参与RQFII的意愿仍然强烈。境外投资者对中国资本市场仍然有很大的投资需求。

针对首发企业根据自身意愿自主选择上市地的规则,张晓军表示,沪深交易所将按照均衡的原则来审核首发企业,目前,上海主板和深市中小板适应的法规跟发行条件完全一样,按照发行股数划分上市地不尽合理,所以需要调整。证监会尊重企业自主选择上市地的原理,符合市场化、法治化的原则,也有利于沪深交易所提高服务效率和能力。

张晓军表示,涉及资本市场的发展,分道制、借壳上市与IPO标准等同已经推出,其余措施,证监会正在制定,包括《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非上市公众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非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等相关规则,证监会将密切与相关部委协作,尽快推出。

张晓军表示,目前实行的新股上市首日交易机制实施时间较短,政策效果有待观察,目前,证监会将总结经验,继续完善新股上市的首日交易机制。

他表示,中国证监会已经关注到中山证券近期推出的零佣通这一情况,该服务涉嫌违规,证监会已经叫停。他说,证监会将进一步核查,并视核查结果依法处理。

张晓军表示,证监会将适时出台股权众筹指导意见。

张晓军表示,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不属于行政许可事项,基金业协会颁发登记证书,只是为其履行完登记手续的一个证明措施,不意味实行牌照管理,不构成对其管理能力的认可,不作为对其资金管理安全的认可。对私募基金的管理,目前以行业自律为主,以信息披露为主,辅之以事中事后的适度监管。

证监会通报杨奕马乐等4起老鼠仓案

昨日,证监会发言人张晓军表示,2013年以来,中国证监会和公安机关密切合作,查处了杨奕案、马乐案、厉某案、苏某案等四个案件,经调查,杨奕案涉及交易金额3亿多,马乐案涉及10.5亿元,厉某案涉及交易金额累计9.4亿元,苏某涉买入金额7.4亿元。

张晓军表示,目前,证监会正与公安部创新查处涉嫌证券期货违法犯罪的模式,不断增强对证券期货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力度。

什么是微商城
有赞微商城入驻规范
微信商城制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