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剑心通冥第一百一十五章神皇大战

2020-01-21 00:27: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剑心通冥 第一百一十五章 神皇大战

叶凡的态度非常明显,那就是要让薛威出血,这次不管他有没有动手,总之既然已经有这个想法,那就要付出代价。\t\t

薛威被威胁了,他当然愤怒,哪怕这次他理亏,他也不会付出任何代价。

“叶兄想多了,本皇不会对没有做过的事情负责,想要赔偿门都没有。”

薛威愤怒的怒视叶凡,这次他没有祭出自己的力量,有了上次的惨痛教训,他很明白,这种主动挑衅可是要倒霉的,一个人绝对不会在同意坑里摔倒两次。

“真不考虑一下?”

叶凡的眼中闪过危险的光芒,他这是明目张胆的威胁一个皇储,可是他根本就不在于。

薛威冷哼道:“不管发生什么,本皇就是不答应。”

叶凡叹道:“薛兄这是何必了,有时候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你这样跟我怒怼可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薛威闻言眼皮猛地一跳,叶凡虽然说得很是轻松,但是却给他一种强烈的危机感,他预感到这小子怕是又要动手了。

妈的!

薛威非常愤怒,叶凡仗着自己实力强就这样欺负他,简直就是过分之极。

“来人……”

薛威自然清楚自己打不过叶凡,所以他决定喊护卫,同时今后也要在身边带一群强力保镖才行,要是碰到这个流氓,自己每次都要被揍成猪头。

不过非常可惜,薛威的话刚出口,叶凡已经欺近,拳头闪电间就跟他的脸蛋发生亲密接触,那一刻将他轰飞,撞在墙壁上,险些将屋子都震塌。叶凡脸上尽是冷笑,冲上去就是一顿拳脚侍候,绝对的凶残。

美妇看着这一幕目瞪口呆,虽然知道薛威上次被揍惨了,但是毕竟没有看到,如今亲眼见到叶凡如此凶残,她不得不说殿下纯粹是找罪受,明知这家伙如此野蛮答应赔偿就是,面子有多重要啊,现在被揍成这样才更丢面子了。

美妇当然要帮忙,可是她不是皇储,两个皇储正在进行大战,她是不能参加的,不然后果可是非常严重的,一个袭击皇储的罪名足够她喝一壶。

“殿下住手啊,不管什么事情都好商量,都是皇储,没必要动拳头啊。”

美妇在一旁劝架,只可惜收效不大,很快薛威就成了猪头,这次要比上次还肿的厉害,可见叶凡算是下了狠手。

再度将薛威揍成猪头,叶凡算是出气了,事实上这就是警告,这小子下次还敢动手就要掂量一下后果了。

看着在地上动弹不得的薛威,叶凡冷笑道:“姓薛的,虽然不能将你干掉,但是下回还敢使坏,老子见你一次揍一次,希望你好自为之。”

目光收回,叶凡一看边上的美妇,冷笑道:“一定是你相处这种阴损的方式陷害本皇储吧。”

“殿下误会了,我只是一个小女人而已,哪里敢算计殿下。”

美妇吓了一跳,叶凡如此野蛮,就连薛威都揍成猪头了,她担心自己也被揍成猪头,对于浴缸IE美女来说面子可是很重要的,所以她更加害怕叶凡打脸。

叶凡冷笑道:“必要解释,我知道就是你,敢陷害本皇储,那么你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话音一落,叶凡的人已经出现在美妇面前,几乎闪电间他出手抓住她的胳膊,在她一声惊呼中整个人被制住,下一刻他竟然将她抗在肩上,就这样超屋外走去。

“美女,你就是你们殿下的赔偿,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人了,哈哈哈哈……”

叶凡哈哈大笑而去,这让原本痛得动弹不得的薛威气得真的从晕过去了,他知道自己这颜面算是彻底丢了。薛威肯定要后悔,早知道叶凡如此无耻跟没有底线,他还不如干脆的同意赔偿,现在倒好,自己被揍成猪头不说,身边的女人都被抢走了。薛威对于叶凡还是有了解的,这混蛋似乎很喜欢抢女人,当初去剑道院抢走了一个美女导师,后来有抢走了父亲的情人,如今脸他的手下都抢走了。

虽然美妇不是薛威的女人,但却是手下,这样被叶凡扛着离开,他颜面何存,如果保护不了她,今后还有谁个俺投效他。薛威晕了,这是真的气晕了,他知道这次事件对自己的影响有多恶劣,碰上这样的刘莽千万不要以为自己可以不讲道理,因为他们绝对要比你更加的不讲道理。

……

“殿下这样好吗?”

琴妖以来的幽怨,被叶凡直接扛回来,这是做梦都难以想到的,对于这为皇储的行事风格算是有了全新的认知。

叶凡眯着眼睛打量着琴妖道:“只要我愿意,没什么不好的。”

琴妖叹道:“殿下如此做,会让薛殿下很难下台,真正将关系弄得如此紧张,有这个必要吗?”

叶凡淡然道:“虽然我从未将他当做是对手,但他一而再再而三的秀存在感,我自然要让他长记性。至于你,从我将你扛回来那一刻起,你就是我的人了,以前不管你跟薛威有什么关系,那都是过去式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女人,今后要玩阴谋诡计陷害人,也是你帮我。”

琴妖咯咯笑道:“殿下太自负了,真以为这样就能让琴妖归心?”

叶凡的脸上浮现邪笑,上下将琴妖打量道:“你很符合我收女人的标准,既然如此告诉你也无妨,你们殿下不是一直猜测我是否绑架了你们薛煌的请人月碧仙嘛,她现在就在我身边,如今已经是我的小妾,这可是由监察院的婚约作为明证,就算是他薛煌也不能手她是他的女人,不然本皇储一定要告他破坏神国的法律。”

琴妖吃惊道;“月碧仙已经成为殿下的小妾?”

叶凡笑道:“不相信,没有关系,我这就让你们见面。”

“殿下!”

月碧仙出现,一袭紫色,典雅的风情很盛。

琴妖吃惊的看着月碧仙,她发现这女人似乎看到叶凡时,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情意,这怎么可能。琴妖可是非常清楚,月碧仙乃是媚术实质化的高手,这样的女人可不是轻易就能征服的,尤其还要让她真正爱上对方。

“殿下真是好手段,不过如此一来算是彻底跟神皇为敌了,为了一个女人,真的有这个必要吗?”

琴妖一脸的苦笑。

叶凡笑道:“看在你马上就要成为我的女人份上,不妨告诉你,仙儿如今已经是神皇,外加自身血脉也成为了皇储,你说这样的身份,他薛煌拿什么跟她相提并论。”

皇储?

神皇?

琴妖瞪大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

月碧仙笑道:“看来妹妹对殿下还是不够了解,那什么薛威其实就算给殿下提鞋都不配,要不是殿下需要掩饰自己帝储的血统,哪里会跟他一般见识。”

“帝储?”

琴妖一脸惊骇的看着叶凡。

月碧仙笑道:“殿下早已经成为帝储,薛威妄图挑战殿下是多么可笑的事情。至于我的皇储血统可是殿下一手激活,如今在殿下身边我这样的血脉者可是有好几个,说实话在我们殿下面前,这个什么皇储真的不值钱。如果妹妹成为殿下的女人,很快就会成为皇储,那个什么薛威还拿什么在你面前高高在上。机会只有一次,妹妹可要把握好了,跟着殿下是不会有错的,不管如何,成为皇储这一点就值了。”

“殿下真能提升血脉?”

琴妖哪有不心动的道理,她追随薛威就是看重这一点,如今叶凡有能力帮忙,想不心动都难。

叶凡笑道;“其实我不在乎你是否心动,如果我要让你做我的女人,一切都是很简单的。只是我这人对于没有得罪我的女人都是非常宽容的,你有一次选择的机会,可以非常友好的成为我的女人。”

琴妖苦笑道:“不同意殿下也要强行霸占琴妖,同意了还是要被殿下霸占,琴妖同意是否重要?”

“当然重要,这表示我的魅力值很厉害,让你这个敌人都拜倒在我的魅力之下。”

“……”

琴妖无语了,叶凡太自恋了,让她心甘情愿仅仅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怎么办了?

琴妖思来想去,发现除非薛煌现在杀过来,不然没有能将自己从火坑你救出来,不过看着气定神闲的月碧仙,她一颗心又蠢蠢欲动,如果被强势霸占后能够成为皇储,这似乎被霸占也不是不可以接受啊。

“考虑的怎样?”

叶凡有些不耐烦了。

“这个……”

琴妖眨眼道:“殿下还是强行霸占我吧,这样起码我不是主动叛变。”

“有意思,那就如你所愿吧。”

叶凡咧嘴一笑,一摆手道:“碧仙,去将她绑起来,顺便将天毓也喊来,有你们两个联手,我就不用担心她会是刺客了。”

琴妖算是明白,为何都说叶凡是变态了,这家伙征服女人喜欢捆绑。

“殿下,能不能不绑,妾身保证一定全力配合。”

琴妖可怜兮兮的,不过她显然忘了,男人兽血沸腾的时候这样的神态更加的诱人。

“绑!绝对要绑!坚决要绑!”

叶凡很是兴奋,天毓跟月碧仙立时领命上千,强行将琴妖困捆绑,她们都是此道高手,对于捆绑之道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尤其是月碧仙,她似乎专门学过绳艺,就算是苏姚跟黎俏都不是对手。

……

“欺人太甚!”

薛威愤怒到极点,叶凡这次做的太过分了,居然将他的手下直接扛走了,这简直就就是在狠狠抽他的脸。不过让薛威更加愤怒的就是他上门索要,没想到却被叶凡直觉拒绝,并且说从现在开始琴妖就是其女人。

这次薛威吸取教训,这次可是带了很多保镖,实力都非常强大,他担心云飞暗再度将他摁地上狠揍。一件事情同一个坑里摔两次已经够多了,薛威绝对不想再摔第三次。不过非常可惜,虽然保镖排上了用场,但是薛威还是没能将琴妖要回来,这是皇储间的争斗,除非他带了神皇过来,不然这些手下绝对不敢对叶凡动武,充其量就是来保护他的安全,其它事情还是洗洗睡吧。

没能将心腹手下要回来对薛威可是非常致命的,因为他非常清楚这事对自己影响很不好,如果琴妖真的被叶凡收服,那他的很多秘密都要暴露。只是非常可惜,现在不管薛威如何愤怒,他还是没有能力从叶凡手里将人要回来,这种事情没有谁敢出面的,监察院跟叶凡通穿一条裤子,只要谁敢插手,监察院一定会教他做人,所以要想将人要回来,薛威只有一个办法,请神皇出手。

只是请神皇可不是简单的事情,整个神国也就十多位,当然了,或许还有隐藏的,但数量也会非常有限,现在让薛威去请一个神皇出面,实在是太过为难他了。

“爹!”

让喜出望外的就是薛煌竟然这个时候抵达,这让他就像似看到了救星一样。对付叶凡如今他处处吃瘪,先后两次被揍得连他妈都不认得了,这让他的威望降到冰点,他感觉手下那些投效的武者不少后悔,认为自己被忽悠了。对于这种情况薛威是无能为力的,叶凡不仅武力值可以碾压他,血脉也能碾压他,最致命的还是这小子有监察院的支持,很多手段让他根本不敢用。

薛煌跟薛威还是很像的,他的脸色很是平静,看着儿子的狼狈样子道:“你这是被谁打的?”

薛威尴尬的道:“孩儿怎么说都是皇储,敢动手打孩儿的还能有谁,就是那个抢了月碧仙的小子。”

薛煌沉声道:“你确定人是他抢的?”

薛威道:“这个孩儿可以肯定,这小子最喜欢掳人,不久前还将孩儿的得力干将抢走了,说什么从今以后就是他的女人,这简直就是在大孩儿的脸。”

薛煌眼中闪过杀机道:“敢动本皇的女人就算是皇储那也是找死,这事为父会处理,不过你必须努力了,咱们薛家如此巨大的优势,如果你还被这小子比下去,咱们薛家未来可不会好过。”

薛威沉声道:“爹,这小子的血脉仅差一步就能成为帝储,孩儿这方面劣势太明显,如果要竞争难度太大,不知道爹有什么好办法没有。”

薛煌冷哼道:“这种事情依靠的还是你自己,家族的力量最多成为你的巨大主力,可是如果你不能在那小子成为帝储前成为帝储,那么我们薛家要想成为未来帝主就能获得-现任帝主的认可。不过听说那小子已成为帝主的驸马,你要想成为神国帝主,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晋升神皇,最有这样你才有优势。”

薛威苦着脸道:“爹,成为神皇哪有那么容易,如果等孩儿成为神皇,那小子怕是会先一步成为神皇或者帝储。”

薛煌冷哼道:“没出息,一点决心都没有,你如何争得过对方。”

薛威苦笑道:“爹,您老有很么好的办法没有?”

薛煌眼睛眯起来道:“你各方面都比不上那小子,如此一来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是什么?”

薛威眼皮猛地一跳,他隐约间能够捕捉到父亲话中的意思,这让他非常的不安。

“我马上就找这小子要人,你那也不要去,就在这里等消息。”

薛煌没有回答儿子的话,他起身很快就离开。

薛威眼皮狂跳,他有些兴奋,但是更多的还是害怕,他能够猜到父亲想要干什么,这可是对皇储出手了,一个不好后果难以预料,怕就算是薛煌这样的神皇也要倒霉。可是现在的情况似乎非常的明显,薛威认为自己不可能竞争过叶凡,他有这样的感觉,所以如果不出意外,未来神国帝主绝对不会是他。

能够成为皇储,这对薛威来说可是非常困难的,到了这一步,他如何甘心放弃。这次父亲出手希望能够成功,只有这样,他才能成为神国帝主。

……

“轰!”

可怕的气息出现,整个天道剑院忽然被一股力量笼罩。

“这是什么?”

这一刻无数的武者都惊骇的跳起来。

“这是神皇!”

“到底是那为神皇出现?”

“天!这是要干什么?”

天道剑院的人都吓了一跳,神皇绝对是处于神国金字塔顶端的存在,某种程度上就算是皇储血统的人也难以跟一个真正的神皇叫板,除非这个皇储同样达到神皇的境界,这样才可以压制神皇。这种情况就好比现在的神国帝主,他不仅有顶级神皇的实力,还是帝储,这让他他能够凌驾于所有的神皇之上。

叶凡的眼睛眯起来,神皇的-意志直朝他所在区域横扫而来,不用说这完全就是冲着他而来。

薛煌!

虽然叶凡从未见过这个人,但是他百分百肯定这次来的神皇也就是这家伙。

冷笑浮现,神皇或许能够吓住其他人,但是绝对吓不住他,面对神皇,就算是一般的帝储如果没有神皇的实力碰上了也要吃亏,可是他不同。

叶凡不仅有用神皇的实力,还拥有帝储的血统,可以说他现在的地位凌驾于薛煌身上。

终于来了!

叶凡早就想要跟薛煌见面了,要不是知道有无数的人在窥视自己,他或许根本不用掩藏自己,完全可以直接将薛煌干掉。

薛煌来得很快,他没有掩饰自己的目的,闪电间出现在皇家学院的居所。

“大胆!”

薛煌骤一出现,一尊浑身被黑色甲胄的武者出现。

这是一尊顶级半步神皇,他身上的神甲非常特殊,让他拥有了媲美神皇的实力。

“滚开!”

薛煌双目寒芒爆射,闪电间他出拳了,那一刻金色的拳头仿佛要爆炸一样,属于神皇的恐怖威势完全释放。

身着漆黑甲胄的武者手持魔枪,闪电间怒刺,面对薛煌这恐怖的一拳,他没有任何退缩的意思。

“轰!”

拳头跟魔枪发生最直接的碰撞,那一瞬间神皇的恐怖威势暴露无遗,一身黑甲的武者直接被拳劲打飞,那一刻他手中的魔枪都险些没能握住。

强势!

薛煌脸上尽是冷笑,先前的武者绝对强大,媲美神皇的力量非常实在,这让他明白一件事情监察院对叶凡的支持不遗余力,如果他的儿子要想跟其竞争难度超乎想象。薛煌这次出手非常果决,他知道不杀一杀叶凡的嚣张气焰,薛家不会有任何的机会。

“叶皇储何不出来一见。”

薛煌的声音在整个天道剑院回荡,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如此直呼叶凡的名号,作为一个皇储虽然是无上荣耀,但同时也是巨大的负担,就像现在这样,身为皇储的叶凡是不能避而不见的,就算明知道对方乃是神皇,也要出现。

叶凡走出来,他的身边跟着四个美女,她们都是女卫之一,实力绝对不会比先前被轰飞的黑甲男子弱多少。

“薛煌!”

叶凡冷冷的看着薛煌,这样明目张胆的杀上门来绝不是一般的嚣张。

“你就是叶皇储?”

薛煌悬浮在虚空,直接俯视着叶凡,这家伙丝毫没有要下来的意思,他绝对是故意用这个角度跟叶凡说话。

“我就是。”

叶凡的脸色很是阴沉。

薛煌冷哼道:“虽然你是皇储,但本皇却是神皇,在本皇面前你就算是皇储也要表示尊重。可是叶皇储却将本皇的女人绑架囚禁,难道真当本皇好欺负不成?”

说话间薛煌体内可怕的力量释放,这是神皇的力量,不过却远不是一般的神皇能比,可见这家伙已经快要达中级神皇的高度了。

“哼!”

叶凡身后四个女卫闪电间踏前一步,她们体内可怕的气场涌现,直接封挡来自薛煌的可怕压力。

“轰!”

那一刻双方恐怖的其实撞在一起,可怕的气劲怒爆,那一瞬间叶凡所在院落直接炸开,根本承受不住这神皇级别的力量。

“哈哈!真不愧是监察院跟帝凤宫派来的顶级护卫,仅仅半步神皇居然能够跟本皇的其实对抗。”

薛煌的大笑声传遍整个天道剑院。

“不过非常可惜,不管半步神皇借助什么手段,永远也不可能真正跟神皇对抗,你们四个退下吧,就算你们联手也不可能是本皇的对手。”

薛煌的自负表露无遗,根本没有将叶凡的四个女卫放心上。

“神皇说笑了,我们身份殿下的女卫,那就要保护殿下的安危。”

四个美女可没有退缩的意思,成为叶凡的护卫开始,她们就做好了面对神皇的准备,此时薛煌杀来想要仅凭气势的对抗就将她们一个吓退,简直就是在侮辱她们。

“既然如此,那你们跟本皇退吧!”

薛煌冷笑不止,那一瞬间他出手了,还是拳头,这一刻狂暴的拳力居然要远超先前他一拳轰飞黑甲武士的一招。

先前薛煌并没有尽全力!

一个无限接近中级神皇的存在可是非常恐怖的,根本不用任何技巧,他轰出一拳绝对要比很多媲美神皇的武者最禁招还要恐怖无数倍。

四女的脸色变得异常的凝重,神皇出手就是不一样,这恐怖的威势超乎想象,她们一咬牙,将彼此的力量联合起来。

“碰!”

可怕的拳劲直接爆了,那一瞬间将四女的联手防御直接打爆,可怕的气劲怒爆,让四女根本控制不住身形,不得不退开。

四女这一退,自然让处于保护中的叶凡失去了保护。

“哈哈哈……”

薛煌异常的强势,直接将四女轰飞,他直接穿透狂暴的气劲,看着处于暴风中心的叶凡冷笑道:“叶皇储,现在没有人能够干预我们谈话了。”

叶凡显得很是冷静道:“薛神皇打算怎样?”

薛煌冷笑道:“叶皇储应当清楚,将我们薛家的女人都放了,如果你真想要女人,我们父子可以免费送你很多,但是有些女人不是你能够染指的。”

叶凡挑眉道:“薛神皇亲自杀上门来,难道仅仅只是为了两个女人?”

薛煌嘿嘿冷笑道:“当然不止这些,为了抢回自己的女人,自然需要动用武力解决可,而一旦动用武力什么事情都能发生不是嘛?”

叶凡脸色阴沉道:“这么说来薛神皇打算将我干掉了?”

“怎么可能,叶皇储乃是皇储,本皇虽然自负,但是如果真这样做了,除非本皇不想在神国混了。不过虽然不敢杀人,但是要是一不小心让叶皇储收了什么暗伤那就难免了,毕竟一个男人的女人被人抢了,基本上都会恼羞成怒,做出不理智的行为。”

薛煌的眼中相处恶毒的笑容。

叶凡的眼皮一跳,这家伙说这些是为了什么?

这家伙想要废了自己!

叶凡很清楚,薛煌这次的借口就是自己的女人被抢了,所以一出手打算将他废了,虽然对皇出手肯定会受到监察院怒怼,但是如果能够将一个皇储变成太监,他们薛家想要上位的可能性将要大增。

“薛神皇果然够狠!”

叶凡的脸色很冷,不管是谁听说有人要阉掉自己,都会非常愤怒的。

薛煌冷笑道:“不要怪本皇心狠手辣,你真正妖怪就怪你不该招惹我们薛家。”

薛煌瞬间就动了,他很清楚这种事情不能拖,先不说其他,仅仅五位媲神皇的护卫出手,就让他难以继续找到这样的机会。

薛煌这次没有出拳,毕竟他要废掉叶凡,仅仅依靠拳法是不成的,他还需要动用特殊的神器。

“轰!”

一柄魔刀出现在薛煌的手中,仅仅从魔刀释放出来的气息就让人不寒而栗。这是一口禁忌魔器,似乎作用就跟天毓施展的媚术禁术一样,只不过威力根本不可容日耳语。

薛煌真是准备充分啊,显然这家伙为了能够废掉叶凡也是煞费苦心,他特意从月楼借来了这件特殊的神皇器。

冷笑浮现薛煌的脸盘,这家伙的眼中尽是阴冷之色,他没有任何犹豫,魔刀直接祭出,目标就是叶凡。

忽然!

一刀斩出的薛煌感到一阵心悸,那一瞬间他意识到不好,有人偷袭自己。

是谁?

薛煌想不出会是谁,因为这样的偷袭只能说明偷袭者的实力非常可怕,绝对是神皇。

怎么可能?

这是感到危机时薛煌心中第一个念头,神皇级别的高手每一个都是惊天动地的人物,他实在想不出到底是那为神皇出现在这里。

要说薛煌第一个想到的神皇肯定就是帝凤宫的帝宓,现在帝凤宫支持叶凡,那么也只有这位女神皇才会出手救下叶凡。

脑中无数念头闪过,薛煌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其他,突如其来的杀意太可怕,就在他想要将展出的魔刀收回,抵挡这突然来袭的刺杀时,剧痛从身体上传来,那一刻他清晰感应到自己身上的神甲被刺穿了。

太快了!

薛煌脸色大变,能够做到这一步的人何等可怕,这绝对是神皇级别的超级刺客,有着能力,绝不是帝宓。

脸色异常的难看,薛煌嗅到了死亡的威胁,神剑突破了防御,直接刺穿了他的身体,那也快可怕的剑气在身体中爆开,势将他的身体撕裂开来。

薛煌的脸色狰狞一片,手中的刀朝着偷袭自己的刺客斩去,这时候想逃脱已经不肯能,唯一的方法就是逼退刺客。薛煌这一刻真的拼命了,要是让刺客一剑绞碎自己的肉身那后果绝对非常严重。

刀发出凄厉的啸声,这一刀爆发出薛煌所有潜能,这是自救的时候,他那还还有任何保留。薛煌的实力绝对强大,可怕的力量让刺客不得不退,除非想要以重伤换重伤为代价。

刺客退了!

不过还没有等薛煌松口气,身体再度传来剧痛,那一瞬间他知道自己再度被偷袭了。

怎么可能?

薛煌脑子一瞬间就懵了,他非常清楚先前偷袭自己的刺客退了,现在刺杀自己的不可能是先前的刺客。

难道有第二尊皇级刺客?

薛煌心神剧震,他的猛地回头,想要看清楚刺杀自己的到底是谁?

怎么可能?

薛煌看清楚了,刺杀自己的人太熟悉了。

“月碧仙?怎么是你?”

薛煌绝对没有想到刺杀自己的居然是月碧仙,更没有想到的刺客的她居然有神皇级别的修为,这种感觉绝对不会有错,绝对是神皇的实力。

怎么可能?

薛煌难以置信,他对月碧仙太了解了,这女人最多也就是一个半步神皇,而且真正擅长的还是媚术。可是如今的月碧仙给他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似乎她就是剑道神皇,让他赶到家非常恐怖的危险感。

不好!

让薛煌心神剧震的或许就是另外一个刺客出现,目标就是他原先受伤的伤口。

居然是两位神皇!

薛煌惊骇欲绝,叶凡这次自己没有出手,可是身边居然出现两尊剑道神皇,这样的事实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最让他难以接受的就是月碧仙成为神皇,这简直超出了他的预料。

“轰!”

必须承认,神皇绝对不是好欺负的,就算两尊神皇联手偷袭,同时还受伤了,但一旦爆发还是

临邑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江西省皮肤病专科医院
吉林癫痫病医院排行榜
青岛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锦州著名男科医院
分享到: